• 全民古玩网瓷器、玉器、古币、银元、字画、文玩杂项、博物馆馆藏、古董收藏、古玩收藏

端木赐香:林鹄的意思,到底是不是辛德勇的意思?

  • 古籍
  • 2021年11月24日10时


前面两篇文章:《辛德勇事件:学阀气和文哥气》《再说辛德勇事件》,主要是讲方法论。也就是程序与规则。


当然,还有个人行事逻辑——我希望学人有点底线风度。


这里加一句,袁伟时老师的八十大寿上,我们都批评秋风的儒家宪政——章坏人干脆给人起个名字叫乳腺炎。不说观点,但说秋风,确实是风度biabia的。不急不恼,正因为这点我会后还拉他合影,他笑嘻嘻地说,你们都批我,还——不好意思,我在会上真的很不客气地批了儒。但我向来的意思,批你的观点,跟你的人,没有一毛钱关系好伐。


甚至由于他风度太佳,回来我还想买他的书,认真研究一下他主张,可惜当时觉得太贵,没有下得去手。


拐回来继续说辛德勇事件,第三篇,总得直面内容了。


就是,林鹄的意思,到底是不是辛德勇的意思。


林鹄的论文《司马光的学术逻辑与唐宋时人对汉武帝的看法:读《制造汉武帝》发在了《文史哲》。


惹辛德勇冒火的,主要是那个摘要中的立论:


辛德勇《制造汉武帝》认为,为了反对王安石变法,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刻意采用不可信的《汉武故事》,塑造了虚假的武帝晚年政治形象。本文对此有所质疑。首先,《通鉴》相关部分,完成于王安石变法之前。其次,辛氏对《汉书》的认识,有偏颇之嫌。其三,武帝末年悔过,是唐宋时人的普遍看法。其四,辛氏所举司马光观点前后变化两例,均不能成立。其五,《通鉴》中汉武帝与戾太子政见分歧的记载源自《汉武故事》,并非无可争议的定论,而辛氏对吕祖谦《大事记》、王益之《西汉年纪》及王祎《大事记续编》的解读,均有商榷的余地。


这一点也是辛德勇本人承认的,他在自己公号的第一张大字报《<文史哲>這是要幹什麼?》中是这样说的:


讓我嚇一跳的,是這篇提要裏所說的上面那段話,也就是“辛德勇《製造漢武帝》認爲,爲了反對王安石變法,司馬光在《資治通鑑》中刻意採用不可信的《漢武故事》,塑造了虛假的武帝晚年政治形象”——可這根本就不是我的意思!而且我在《製造漢武帝》中也根本沒有表述過這樣的意思!


那么我们接下来要破获的,无非是,林鹄的意思,到底是不是辛德勇的意思。

我把林鹄的论文读了。虽然我现在很不喜欢这种学院派的长篇大论。读完感觉,就看摘要就欧了。


再来看看辛德勇的《製造漢武帝》是怎么回事。


澎湃新闻“私家历史”于淑娟对辛德勇有个访谈,网上都可找到:《辛德勇:从尚功到守文,司马光如何构建汉武帝》。


单看标题,就可以确定辛德勇意思,司马光笔下的汉武帝是司马光构建出来的。


构建,是不是一个中性词?


毕竟,任何历史著述,都可以是构建。


现在我们不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这话是不是辛德勇的前北大同事胡适说的,或者说是不是胡适的真实意思。


但我们可以双向承认,历史既可以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也可以是疏于打扮的二大爷。


确实要看现实与现实需要。


所以另一句话,克罗齐的: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尽管也可能有各种误解,但,至少这句话能成立吧。


司马光的《资治通鉴》,一个“资治”,就说明一切。


人家明摆着,就是为政治服务。


为了当下政治,或者为了自己的政治理念,他对于历史有自己的取剪抹造——我向来不认为,中国古代知识分子,对为目的不择手段这种毒药有什么抗拒力,甚至,不说古代,连今代一些知识分子,都可以把自己的目的挂上正义的猪头,从而把所有手段也当作正义本身。


甚至司马光砸缸这种儿童故事,我在给儿子讲解的时候,我们母子很纳闷,为什么他不从上面把小朋友从缸里拉出来,非得搬着石头费而扒劲的砸缸,缸好砸的?小时候的水缸你们没见过是吧?我天天挑水,你叫我砸砸试试?最后的解释只能是,掉到缸里的估计是个小姑娘,男女授受不亲,他没法拉人家,只好采取最笨的办法,砸缸。


所以司马光用砸缸的心思,写资治通鉴,也不是不可能。


一切为了教化与伦理。


至于访谈内容。


其一:2014年第6期《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刊出辛德勇长篇论文《汉武帝晚年政治取向与司马光的重构》。他在这篇长文中指出,汉武帝晚年的治国路线并没有从穷兵黩武转变为“守文”,之前学者之所以得出截然不同的结论,在于他们采信了《资治通鉴》中所录的“汉武故事”之记载,而事实上,“汉武故事”荒诞不经、不足为据,司马光对此也有认识。那么,为何司马光还要在《资治通鉴》中采录此说呢?辛教授进一步论证以为,这是司马光出于资以鉴戒的需要而做出的选择,也就是说,这不过是司马光构建出的“汉武帝”。


其二,这篇论文,后来成为《制造汉武帝》一书中的一章。辛德勇对记者表示:


汉武帝对外穷兵黩武,对内横征暴敛,这都是司马光极力反对的,但汉武帝又是人们谈论历史以取资借鉴时十分引人注目的历史人物,不容忽视。为此,司马光颇费一番心机,把汉武帝塑造成合乎他要求的历史形象。《史记》、《汉书》等可靠史料记载的汉武帝形象,既然不合他的期望,无奈之下,只好乞灵于故事小说。所以,司马光采录《汉武故事》,可以说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看意思,辛德勇承认,司马光为了政治目标,故意制造了一个晚年汉武帝。但他现在不承认,司马光这种制造,是为了反对政敌王安石变法。


那我们就从论文和书里找一下哈。


论文我找知网找到了。也找到了网友传说的这段:


知悉司马光在当时政治环境下如此借古喻今,我们也就有理由推断,他刻意择取《赵飞燕外传》和《汉武故事》中的某些记载,只能是通过有选择地记述历史事实,来证释和阐扬他的政治主张,尤其是针对王安石一派与其直接对立的施政方针。



这里既需要考察上下语境,更需要,小学语文功夫,因为即使到南宋,还有新旧党之争。所以,“王安石”与“王安石一派”,“施政方针”与“王安石变法”也不是一个概念。王安石变法之前,还有其他改革;王安石不拜相,也有政见;王安石任了相,司马光能在野反对;王安石罢了相,司马光能在朝反对……总之,两个好基友,一个新党首领,一个旧党首领,跟坐了跷跷板一般,你高一头我就低一头,你低一头我就踢一脚,双方不只一个回合的近身肉搏,也不只他俩身前,还绵延到身后,一直遗传到南宋。


所以,司马光在家憋着劲儿杜撰汉武帝,字里行间,对王安石及其政见到底多少腹诽,臣妾不好查清。但辛神的论文毕竟棺材钉钉,你真有这么点意思,就是为了“针对王安石一派与其直接对立的施政方针”嘛。


论文中还有一段:


王安石变法所主张之富国强兵政策,与汉武帝之敛财于民、用兵于外,正相类似,而这却是一贯主张‘以拊循百姓为先,以征伐四夷为后’的司马光所极力反对的。



瞅瞅,既然司马光能编个晚年汉武帝以支撑他的保守政见,怎么又不可能利用晚年汉武帝形象去直接或者间接的反对王安石改革呢。你自己都说他反对的嘛。


书我在读秀网找到了,似乎有三个版本,2015年的三联原版,2018年的三联增订版,2020年似乎还有个三联版。



不管哪个版。读秀现在没有开放电子版。只好借用网友2015年版的截图。两张截图,与论文里,没有区别吧?



有意思的是,辛德勇在接受澎湃记者访谈时,谈到学界对自己的研究有不同意见时,是这样说的:


我在大学时读理科的,本来就没有受过正规的历史学训练,瞎蒙着自学的知识,很不正规,更很凌乱。以后读研究生,自己入行的专业,又是中国历史地理学,只学了那么一点点相地之术,完全蒙昧于世道人心……写这篇文章,只是因为用黄永年先生传授给我的一点儿目录学知识在北大教书混饭,花傻劲备课,认死理琢磨,认识到一些自己过去不知道的《资治通鉴》的特点。因此,我很清楚,以自己的学术背景和资质,研究时代跨度这么大、涉及面这么广、各方面关系如此错综交织的人的历史问题,一定会有很多疏误,当然很多人会有不同意见。……有人持不同见解,提出批评,或加以讨论,我都非常欢迎,只是希望批评者能够针对我的具体论据,一一做出说明,这样才有利于澄清是非,辨明正误。当然,讨论学术问题,有一些时候,并不容易。


你看看,道理他说得多好。


可是一但有了批评意见,直接去打编辑部。


我在搜索辛教授与林学者之论文的时候,还发现第三方论文也在与之商榷。见下图。也不知道辛教授找没找过中南大学学报编辑部讨要说法。或者说,这个家伙庆幸就庆幸在,他摘要的意思,被辛神裁定是自己的意思了?



当然,还有整本书与之商榷的。好像河南人民出版社也危矣。



最后来个更有意思的。辛教授公号后面蓦然出现一个名叫“羲皇上人”的高级黑低级红——光看这个网名就笑晕我了。目前这条高置首位。


他说:辛子且莫气恼。您的水平早在芸芸众生之上,应该将您的著作奉为不刊之论称之为《辛春秋》。


笑晕我吧。横空出现一子。


老子庄子加辛子。


子后可以子曰了。


没想到子真曰了,在后面回复:


謝謝鼓勵。我只是努力做自己的研究而已。


于是羲皇上人再出抚慰之语:我辛子低调如斯。此可谓大勇者。匹夫见辱,拔剑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为勇也。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我辛子忍辱负重,真乃吾辈楷模啊!


这一段,更明显。这不明摆着说反话么?匹夫见辱,拔剑而起,不足为勇。真正的大勇,不惊不怒,而我们的子,这都惊怒成啥了,公号连发四篇檄文了,并且表示要跟编辑部缠斗三十集呢。还标明自己是党员,要跟山东大学党委领导下的《文史哲》初步斗它三十集!


欧了,累死我了。


完。



相关链接


徐谨观:回到文本看辛德勇与《文史哲》之争


元王振鹏款《锦标图》辨伪:与《寻找母本》一文商榷


石坚军:对忽必烈由征宋到转攻大理以取军粮之说的商榷


史金波:与剑桥大学彼得·科尼基教授商榷西夏对中国的认同


钟文荣:中国古代档案管理中存在明确的档案原件意识——以宋代为中心兼与蒋卫荣先生商榷


侯宜杰:《袁内阁请速定大计折》上奏问题商榷


汪荣祖:清帝国性质的再商榷


桑兵:袁世凯《请速定大计折》的拟定与上奏——答侯宜杰先生商榷文


蔡全法:炎黄文化定位及其黄帝故都问题商榷


重庆直辖市简称的商榷


清华简注释之商榷


李峰:汉武帝晚年政治转向及对昭宣之政的影响探析


胡胜华:《制造汉武帝》的证据和逻辑问题


林鹄:司马光的学术逻辑与唐宋时人对汉武帝的看法——读《制造汉武帝》


李峰:巫蛊之祸视阈下汉武帝与戾太子父子纠葛探析——与辛德勇等先生商榷


李浩:“司马光重构汉武帝晚年政治取向”说献疑 ——与辛德勇先生商榷


游逸飞:制造辛德勇——从《制造汉武帝》反思历史事实、历史书写与历史学家之间的关系


胡文辉:制造司马光


误解了司马光?北大教授回应质疑



Copyright © 2021.Company 全民古玩网QVIP.NET All rights reserved.全民古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