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古玩网瓷器、玉器、古币、银元、字画、文玩杂项、博物馆馆藏、古董收藏、古玩收藏

鲍国强:一个歪字引出的古籍善本藏书拍卖故事

  • 古籍
  • 2022年9月22日12时

中国国家图书馆藏明书林周氏大业堂刻《唐书志传通俗演义题评》封面。 图片来自国图中华古籍资源库。

拿到《嘉德四季第23期拍卖会(古籍善本 碑帖法书)图录》(2010年9月20日拍卖)翻阅一过,我就觉得第5396号拍品很有意思。图录中此件拍品著录如下:

“绣谷周氏大业堂校订 新刊出像补订参采史鉴唐书志传通俗演义题评八卷 清初刻本 4册 纸本

提要:明末清初插图版画小说,为郑振铎先生所推崇之物,此本插图版画80余幅刻印极为精美,人物栩栩如生,为难得之藏品。14.5×21cm RMB20,000-30,000”。

后附1幅书影:目录末叶反面及卷一第一页正面(正文卷端)。

此件拍品年代虽是不古,有意思的是书影显示的卷端“绣谷周氏大业堂校订”中的“周”字与上下其他字相比有点歪,不顺直。我的直觉认为其中一定隐藏着故事。

此书《北京图书馆古籍善本书目》(书目文献出版社1987年出版)第2908页有著录:“新刊出像补订参采史鉴唐书志传通俗演义题评八卷 题陈氏尺蠖斋评释 明书林周氏大业堂刻本 郑振铎跋 十四册 十二行二十四字白口四周单边 存七卷 一至四、六至八”。

《中国古籍善本书目》子部(上海古籍出版社1996年出版)第763页著录:“新刊出像补订参采史鉴唐书志传通俗演义题评八卷 明熊大木撰 题明陈氏尺蠖斋评释 明书林周氏大业堂刻本 郑振铎跋 存卷一至四、六至八”。收藏单位仅国家图书馆一家。

看来此书传本很是稀见。我看到的国图藏本情形如下:

各卷正文卷端的“绣谷周氏大业堂校订”9个字当中,不但“周”字歪斜,“大业”2字也有不同程度的歪斜迹象。各叶版心下方没有任何的文字标记。各书叶书版残损漫漶现象严重。第五卷缺。卷一第一叶正面第五行“年”字笔划不完整。全书各叶版心下方无文字。全书各叶很黄,脆化,已经过托裱,作金镶玉装订,分两函。郑振铎跋写于书衣。

其跋文云:

“余尝于三年前从孙君实处得明周氏大业堂刊本《唐书志传通俗演义》六册,虽是不全本,亦以重值收之,盖明刊小说书最为难得。大业堂镌小说不少,余一本都无,故遇此书犹不肯放过。……一九五六年七月七日,西谛。”

此段书跋也说明了此书稀缺程度和价值。

在嘉德拍卖会的预展上,我看到了此件拍品:

全书为八册合订四册,甚为破旧,纸甚薄,含竹料甚多,纸色甚黄,严重发脆,略有残缺。《唐书演义序》缺末面。“新刊唐书志传姓氏”缺末面。卷八缺末叶(即第五十七叶)。

书名页纸色白,略灰,分竖行三栏加框。其板框上方镌:精绘全像。中栏镌:大唐全传。右栏上方镌:澹圃主人编次。左栏下方镌:本衙藏版。

其正文卷端所题与国图藏本同:“新刊出像补订参采史鉴唐书志传通俗演义题评卷之一 姑孰陈氏尺蠖斋评释 绣谷周氏大业堂校订”。仔细鉴别,发现“绣谷周氏大业堂校订”9个字当中“周 大业”3字也与其他6个字不统一,其他6个字很是直溜,很正不歪,唯独这3个字有歪斜痕迹。再细检其他七个卷端,这3个字也有不同程度的歪斜迹象。

初步可以得出这样的印象:此拍品书版与国图藏本相同,这3个字由后人在原书版上挖改的,挖改者极有可能是“周氏大业堂”,原书版上不是这3个字。

翻阅全书各叶版心下方(坊刻本此处往往镌有刻书者堂号,以示版权所有,类似于现代图书为防止盗版在各页印上的水印或标记),此处很干净,没有任何的文字标记。这个现象意味着或者本来就没有内容,或者是原有内容被后人统一铲掉了。具体如何,要发现证据后才能确定。

在翻阅全书过程中,发现许多书叶书版残损漫漶现象比较严重。如卷一第一叶正面第五行“年”字笔划也不完整。再如卷五第一叶书版四角甚为残缺。此现象说明拍品刷印时间距离书版刊刻已经有很多年了,是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后印本,与国图藏本刷印滞后时间相同。

此件拍品附有保利拍卖公司古籍善本原负责人傅敏所摘录有关该书版本的说明文字(录自国图藏本郑振铎书跋)1纸。

由此我又查到《北京保利2007年春季拍卖会(古籍善本)图录》(2007年6月2日拍卖)第2725号拍品著录:

“明熊大木撰 唐书志传通俗演义八卷 明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金陵大业堂周日校刊本 八册合订四册 纸本 提要:是本为明代版画小说珍稀之作。全书附明代版画约八十幅,皆为双面连式插图,乃明代版画之代表作。刻印精美,线条流畅,《中国美术全集》版画卷附有著录。版画之内有刻工‘上元王少淮写’。周日校:南京著名书贾。王少淮:擅画,善刻木版插图。《古籍刻工名录》注录其为明代刻工。此书原品相,写刻文字,上栏刻有注释文字。此本北京大学图书馆现存一部。《中国古籍善本总目》未见著录。稀见珍本。21×14.5cm RMB80,000-120,000”。后附3幅书影:目录末叶反面及卷一第一页正面(正文卷端)、版画《诸将佐具陈智略》、《王世充金墉大战》。此书当年以19万元成交。

此书当年就价值不菲,此次拍卖肯定会高于此价位成交。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保利图录》中周日校应为周曰校;北京大学图书馆无此书,是国家图书馆藏有一部;《中国古籍善本总目》即《中国古籍善本书目》已有著录。

根据原书考察及上述书影等资料可以判定两件拍品为同一部古籍,书名应以《嘉德图录》著录为准,因为它来源于该书正文卷端。问题是两者的版本著录差异甚大,以两本图录的估价看差距亦大。

我便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了查考:

第一,卷端几个字的不齐现象到底是怎么产生的?

我查到并仔细考察了与此拍品相关的第二部书是1991年中华书局影印的《古本小说丛刊》本。《古本小说丛刊》第二十八辑第一至二册为《新刊出像补订参采史鉴唐书志传通俗演义题评》八卷(据日本静嘉堂文库藏本影印)。卷首有序,署“时癸巳阳月,书之尺蠖斋中”。癸巳为万历二十一年(1593)。其卷一卷端题“姑孰陈氏尺蠖斋评释 绣谷唐氏世德堂校订”(“校订”,卷五至卷八、作“校梓”),其中“唐 世德”三字不斜,版心下方间镌“世德堂刊”,全书字划完整,如卷一第一叶正面第五行“年”字笔划完整。此本其他方面如行款格式等与国图藏本、嘉德拍品均同。其“影印说明”云:“此本国内无庋藏。”

从以上三部书的书版完整程度来分析,当属日本静嘉堂文库藏本早,国图藏本和嘉德拍品晚。后两者(大业堂)是在前者(世德堂)书版上挖改后刷印的。

第二,明代唐氏世德堂、周氏大业堂及其书版转让的相互关系如何?

明代南京当时著名的书坊有富春堂、世德堂、文林阁、继承斋、大业堂等。富春堂、世德堂的主人都姓唐,所刻小说前冠以“出像”、“绘相”等字样,如《新刻出像官板大字西游记》,名噪一时。

据郑振铎先生考,世德堂大致是在明万历二十八年(1600)前后自富春堂分离出来的,常见刊署“金陵唐绣谷世德堂”、“绣谷唐氏世德堂”,刊有《拜月亭记》、《赵氏孤儿记》、《双凤齐鸣记》、《裴度还带记》、《李日华南西厢记》等戏曲二十一种;所刻小说较富春堂为多,传世有《新刻官板大字西游记》、《唐书志传通俗演义题评》、《北宋志传通俗演义题评》诸本。

金陵的周姓书肆可考者十四家,仅比唐姓少一家,但其传世刻本,则远逊于后者。其中如周曰校万卷楼、周如山大业堂,都以刻印小说为主。前者于万历十九年(1591)刊《新刻校正古本大字音释三国志通俗演义》、二十五年(1597)刊《国色天香》、别署“书林仁寿堂周对峰绣锲”、三十四年(1606)刊《新刻全像海刚峰先生居官公案》、三十七年(1609)刊《新刊大宋中兴通俗演义》,以及刊刻年代不详的《新镌全像包孝肃公百家公案演义》等;后者则刊有《新镌全像评释古今清谈万选》等。

万卷楼所刊《新刻校正古本大字音释三国志通俗演义》,署“上元王少淮写”,与世德堂本《新刊出像补订参采史鉴唐书志传通俗演义题评》同,说明王少淮可能是专为金陵坊肆做版画的专业画家。他与画家如唐寅、仇英、钱谷、王希尧、陆寿柏、陆德清、王徵、汪耕、蔡冲寰、郑千里、钱贡、胡正言、柏文聪、高支、胡念翼、王赞、赵澄、刘源、顾云臣、顾士琦、潘锦等都为金陵地区刊印的画集、小说等作品作了大量的版画插图。

韩锡铎、王清原编纂《小说书坊录》(春风文艺出版社1987年出版)第6-7页载:

周如山 大业堂
万历二十一年刻《新刊出像补订参采史鉴唐书志传通俗演义题评》八卷
刻《新镌重订出像注释通俗演义西晋志传题评》四卷《东晋志传题评》八卷《纪元传》一卷
金陵 唐氏 世德堂
万历二十一年刻《新刊出像补订参采史鉴唐书志传通俗演义题评》八卷八十九节
补刻周氏大业堂刻《新镌重订出像注释通俗演义西晋志传题评》四卷《东晋志传题评》八卷《纪元传》一卷

据上可知,唐氏世德堂和周氏大业堂均为明万历期间金陵的刻书铺。两家经营刻印的书籍类型近似。根据《小说书坊录》记载的唐氏世德堂“补刻周氏大业堂刻《新镌重订出像注释通俗演义西晋志传题评》四卷《东晋志传题评》八卷《纪元传》一卷”的现象也说明两家刻书铺具有刊刻业务联系。而两家互相比较熟悉刻书铺也不可能会在同一年都去刻印《新刊出像补订参采史鉴唐书志传通俗演义题评》八卷,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两家刻书铺是先后使用了同一套书版,前者是刻印,后者是用现成的书版挖改一下重印。而《小说书坊录》记载及《新刊出像补订参采史鉴唐书志传通俗演义题评》书版事例也说明明代及其以后刻书铺之间因资金周转、经营改变等原故转让书版的现象是比较常见的。

第三,周氏大业堂是在什么时候刷印现存的《新刊出像补订参采史鉴唐书志传通俗演义题评》?

因为此两部古籍本身既无版刻时间的文字记载,也无刷印的具体时间记载,只能从其他方面入手分析判断它的刷印时间。

上文提到此书漫漶严重,书版四角缺损也比较普遍,而书序作于万历二十一年(1593),入清为顺治元年(1644),若五十年之内重印,书版缺损不至于如此严重,即此书刷印不会是在明末。其所用为竹纸(明印本用竹纸较少)也可佐证这一点。

周氏大业堂至清康熙年间依然在镌印图籍。金陵的大业堂,由周如山、周希旦经营。周如山,名文炜,字坦然,号如山,河南大梁人。大业堂刻书起步略早于金陵其他书坊,刻书时间也略长。明末清初,周如山之子周亮工涉及了大业堂的经营业务。周亮工既出生于出版世家,十七岁便“始操觚选事”,即从事编选刊行之业;入清后,先于顺治十一年(1654)编成《赖古堂文选》(收明末清初之作);至康熙初年,又次第选评刊行了《赖古堂名贤尺牍新钞》及《二选》、《三选》。《尺牍新钞》(国家图书馆藏)扉页后有启事一叶:“……更祈海内同人,共惠瑶篇,续成锦集。凡有所寄,望邮至金陵状元境内大业堂书坊,或苏州阊门外池白水书坊。”此说明至清康熙年间,周氏大业堂的图籍刊印业务仍比较活跃。

现在存世的由清初周氏大业堂刻印的古籍主要还有:

新刊医林状元寿世保元十卷,明龚廷贤撰,清康熙六年(1667)周氏大业堂刻本(见汇校本《寿世保元》十卷,人民卫生出版社1994年出版)。
真山人后集文二卷诗二卷,清李昌祚撰,清康熙七年(1668)周氏大业堂刻本(载于《四库未收书辑刊》(第柒辑),四库未收书辑刊编纂委员会编,北京出版社2000年)。
陋轩诗八卷,清吴嘉纪撰,清康熙九年(1670)周氏大业堂刻本(国家图书馆藏)。
广金石韵府五卷,清林尚葵撰,清康熙九年(1670)周亮工大业堂刻本(国家图书馆藏)。
朱子四书语类五十二卷,宋黎靖德編,清周在延辑,清康熙十七年(1678)周氏大业堂刻本(载于《四库全书存目丛书》(经部四书类),四库全书存目丛书编纂委员会编,齐鲁书社1997年)。

以上种种情况表明此书由周氏大业堂刷印于清初的分析是成立的。即:现存卷端题为“绣谷唐氏世德堂校订”的日本静嘉堂文库藏本是“明万历唐氏世德堂刻本”;卷端题为“绣谷周氏大业堂校订”的国图藏本和嘉德拍品则是“明万历唐氏世德堂刻清初周氏大业堂印本”。

第四,嘉德拍品的书名页是怎么回事?

此拍品有张书名页,板框上方镌:精绘全像。中栏镌:大唐全传。右栏上方镌:澹圃主人编次。左栏下方镌:本衙藏版。中国古籍具有书名页主要是有清以来的事。嘉德公司将此拍品定为“清初刻本”,估计亦与此有关。我认为这完全是好事者张冠李戴造成的。《大唐全传》是另一种明代通俗小说,编者即“澹圃主人”(明诸圣邻别号)。国家图书馆即藏有:“大唐全传八卷六十四回 (明)澹圃主人编辑 明刻本 八册 书名据书名页题 10行22字白口四周单边 西谛藏书 卷端题名为按史校正唐秦王本传”。(检索国图书目数据库所得)

第五,《新刊出像补订参采史鉴唐书志传通俗演义题评》传本情况如何?

《中国古籍善本书目》著录此本仅国图有藏(缺卷五)。《中国古代小说总目(白话卷)》(山西教育出版社2004年出版)第373页《唐书志传通俗演义八卷八十九节》条载:“此本(指《新刊出像补订参采史鉴唐书志传通俗演义题评八卷》)中国国家图书馆、日本静嘉堂文库、日本东北大学图书馆、日本尊经阁(尊经阁藏本缺陈氏尺蠖斋《唐书演义序》)有藏。”此间将“世德堂刻本”和“大业堂印本”混为一谈了。日本东北大学图书馆、日本尊经阁所藏两本我未见,未知其详。目前可知者:

1、明万历唐氏世德堂刻本仅日本静嘉堂文库有藏。
2、明万历唐氏世德堂刻清初周氏大业堂印本则仅有国图藏本(不全)和嘉德拍品(全)两部。据《中国古籍总目·子部》(征求意见稿)著录,“日本东北大学图书馆”藏本也是周氏大业堂印本。

第六,此书价值如何?

古籍价值主要反映在存世数量和内容质量两方面。在存世数量方面,上文已经述及。连郑振铎先生在上一世纪五十年代已经难以购得全本,其残本(缺四分之一)尚需“重值收之”,嘉德拍品属于全本,其稀缺程度可想而知,说它是凤毛麟角也不为过。

此书的内容质量主要体现在版画插图方面。明代版画,因为当时大量的文人墨客参与到了中国传统戏曲、文学著作的插图创作中来,加之刻工们纯熟和精巧的镌刻技术,由稚拙无华嬗变为精丽繁缛,极具艺术欣赏价值。

唐氏世德堂刊刻此书时可说是金陵派木刻书画家最活跃时期。《新刊出像补订参采史鉴唐书志传通俗演义题评》版画插图便是其中的佼佼者。《中国美术全集》版画卷(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89年出版)著录了此书版画是第一明证。周绍良藏,程有庆编纂《周绍良藏明代小说版画》(中国书店2007年出版)第70-76页收录了此书的3幅插图(摄自国图藏本)是又一明证。2007年保利拍卖会的成交价也未尝不是其价值的一个有力佐证。

综上所述,因《新刊出像补订参采史鉴唐书志传通俗演义题评》明万历世德堂刻本目前尚未见国内传本,即便是世德堂刻清初大业堂印本,其蕴含的文物、史料和艺术价值也是很高的,而全本尤佳。

根据以上查考到的内容,我在嘉德拍卖会开槌前便撰成《〈新刊出像补订参采史鉴唐书志传通俗演义题评〉版本考略》一文。

2010年9月20日下午,在拍卖嘉德四季第23期拍卖会(古籍善本 碑帖法书)上,经过多回合的急速竞价,此拍品便以人民币35万元的高价位落槌成交,也证实了我对此拍品版本及其价值的理解。

来源:本文原刊于《天一阁文丛)(第9辑),浙江古籍出版社,2011年12月出版

Copyright © 2021.Company 全民古玩网QVIP.NET All rights reserved.全民古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