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古玩网瓷器、玉器、古币、银元、字画、文玩杂项、博物馆馆藏、古董收藏、古玩收藏

上博新展预告丨汉淮传奇——噩国青铜器精粹展

  • 上海博物馆
  • 2021年10月09日06时



新展预告




噩国——几度浮沉的神秘古国


“(纣)以西伯昌、九侯、鄂侯为三公。九侯有好女,入之纣,九侯女不憙淫,纣怒,杀之而醢九侯。鄂侯争之强,辨之疾,并脯鄂侯。”

——《史记殷本纪》

“昔者,鬼侯、鄂侯、文王,纣之三公也,鬼侯有子而好,故入之于纣,纣以为恶,醢鬼侯,鄂侯争之急、辨之疾,故脯鄂侯。”

——《战国策赵策三》
















在古老的史书里,记载着这样一个发生在商代的故事。文王、九侯(鬼侯)、噩侯在商纣王时位列三公,地位显赫。九侯之女被献于纣王后惹怒了纣王,九侯也因此遭受醢刑(剁成肉酱)。噩侯于是向纣王进谏,被纣王“脯”(做成肉干)。文王知道这件事后发出叹惜,被纣王囚于羑里城。再后来,就有了武王伐纣等人们更为熟知的故事。



“噩国消失了吗?”

商末噩侯死后,噩国又怎么样了呢?可惜的是,关于噩国的记载本就稀少,自噩侯死后便消失在了历史文献中。后来随着一些青铜器的出土与发现,噩国似乎又显现出了它神秘的踪迹。“鄂”在金文中写作“噩”。北宋末年,在今湖北孝感地区出土了“安州六器”,其中一件名为“中”甗的青铜器铭文里,噩国居然再次露出了身影。根据铭文记载,周昭王南征,派中先行南下,所到之处就包括噩国。这也是最早发现的与噩国有关的有铭青铜器。

1940年,在今陕西省扶风县任家村出土了一件禹鼎,铭文与宋代著录相同,记载了噩侯驭方率南淮夷、东夷反周,引起周王的极大震怒,周王下令讨伐噩国,“勿遗寿幼”,无论老少赶尽杀绝。据此,学术界曾长期认为噩国遭受了灭顶之灾。


禹鼎西周晚期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根据禹鼎铭文的记载,西周时期的噩国因叛周被讨伐,噩国似乎又再一次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中,但是,一些后来的地名却仍带有噩国痕迹,如战国时期楚国以“鄂”为地名用作封君,汉代在南阳设西鄂县,似乎在暗示着噩国的影响并未消亡。

噩人真的被斩草除根了吗?噩国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发展轨迹?历史文献与考古材料的匮乏,种种疑问与猜测,给噩国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




噩国青铜器——光怪陆离的奇异风格


噩国历史扑朔迷离,噩国青铜器在青铜艺术中也是非常独特另类的存在。2007年,湖北随州羊子山发现了一座西周早期贵族墓葬,出土一批噩国青铜器。其中有一类带有“神面纹”的器物,制作精美,造型奇特,是其他地区青铜器所未见的。
















来辨认一下这些眼睛有什么区别?

常见的兽面纹上的“臣”字目(眼睛像横过来的“臣”字)

兽面纹卣(局部) 西周早期 上海博物馆藏

独特的噩国神面纹上的“人眼”

兽面纹卣(局部) 西周早期 随州市博物馆藏


“神秘的微笑”

这类青铜器的主体部位是一张高浮雕的面孔,与青铜器上常见的兽面纹相比,虽然构图相似,但整体更近似于一张人的脸。它们有着炯炯有神的双眼,眼睑结构近似于人眼,眼皮、眼眶、眼球及瞳孔层次分明;弯弯的眉毛由竖线组成,像是两轮新月;鼻部隆起,鼻翼圆且宽大,酷似人的鼻子。因其既有兽面纹特征,又有类似人面的写实,故学者们称之为“神面纹”。“神面”眉眼弯弯,好似面带笑意,立体生动,栩栩如生。



猜一猜哪个才是青铜器本身的颜色?

兽面纹尊(局部) 西周早期 随州市博物馆藏


“瑰丽的色彩”


青铜器的本色为金色,古代称之为金或吉金。目前所见的传世或出土青铜器,通常在器物表面呈现出绿色锈。但是湖北随州地区出土的噩国青铜器,由于地质、水分等埋藏条件的差别,部分器物形成了罕见的蓝色锈,瑰丽奇异,动人心魄。噩国青铜器上写实的人面,神秘的微笑,加上幽幽蓝锈,呈现出一派奇异独特的文化面貌。


兽面纹尊 西周早期 随州市博物馆藏



噩国历史不详,噩人不知所踪,噩器形态奇异……凝望着这些来自三千年前的“微笑”,更加深了人们对这个神秘古国的好奇与猜测。



汉淮传奇——考古揭开噩国历史迷雾


噩国究竟从哪里来,又往何处去?神秘的噩国为后人留下了诸多谜团,如何才能拨开历史迷雾,去接近历史的真相呢?人们把希望寄托在了考古发现的突破上。考古发现可以弥补史料的不足,一次重要的考古发现可能给未解之谜带来新的线索。
















“考古发现惊世人”

汉水与淮水之间,正是河南、湖北两省交界一带,这一地区从自然地理和人文地理上又处于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之间,承接南北,位置十分重要。从西周到春秋,这里始终是周王朝保卫南部疆域,与楚国、南夷、淮夷进行战争的军事据点,并且盘踞着众多小诸侯国,在南北争战中起着不容忽视的作用。随州与南阳,就处在豫南鄂北的这一过渡地带中。


※审图号:GS(2016)1609号

随州、南阳位置图


2007年,考古工作者在湖北随州羊子山发掘了一座西周早期墓葬,一段被历史长河吞噬了3000年的噩国历史重新展现在人们面前。2012年河南南阳夏饷铺因南水北调工程发现一处墓地,出土大批青铜器,其中不少也铸有噩侯等铭文,这是包括四代噩侯夫妇墓葬,时代为西周晚期至春秋早期的噩国贵族墓地。根据禹鼎的记载,噩国在西周晚期就已被灭国,老少无存,为何又会在南阳地区发现西周晚期至春秋早期的噩侯墓葬呢?噩国地望为何从随州转移到了南阳?此次考古发现引发了各种讨论,再次将噩国推向众人关注的焦点。


羊子山M4出土器物群

夏饷铺M16 噩侯墓椁室全景




为揭开噩国历史谜雾,上海博物馆特举办此次展览,并承中国国家博物馆、随州市博物馆、南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等机构与私人藏家的信任与厚意,借展57件精心遴选的噩国青铜器,加上馆藏的噩国青铜器,首次聚集从西周早期至春秋早期的噩国青铜器,并以青铜器为载体,铭文内容作经纬,完整呈现了噩国青铜器的发展脉络,为观众还原噩国的历史面貌希望通过本次展览,能够给观众带来一次难忘的上古历史体验与艺术享受。

随州与南阳的考古发现能够解开关于噩国的一系列疑问吗?新的考古发现又给噩国研究带来了怎样的曙光?欢迎来到上海博物馆即将举办的《汉淮传奇——噩国青铜器精粹展》一探究竟吧!




汉淮传奇——噩国青铜器精粹展


更多资源






版权声明


上海博物馆(微信号:上海博物馆)发布的图文均为版权作品,仅供订阅用户阅读参考。其它网站、客户端、微信公号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获得授权,并注明“上海博物馆”版权信息。敬谢!

联系电话:021-63723500

Copyright © 2021.Company 全民古玩网QVIP.NET All rights reserved.全民古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