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古玩网瓷器、玉器、古币、银元、字画、文玩杂项、博物馆馆藏、古董收藏、古玩收藏

为什么欧体不能学?

  • 书法
  • 2023年1月25日11时

欧体学习一直是一个比较争议的话题,一直以来也不受国展大展青睐,似乎难登大雅,难道是评委的问题么?不一定。其实,从古至今都很多书法家、理论家反对学欧,到现代书法入门,也建议从篆隶、颜体等楷书。


那么,法度森严的欧体到底招谁惹谁了,这么招黑?今天,我们引用著名书法家张旭光老师的观点,大家辩证参考。聊聊为什么很多书法家认为欧体不能学。



最近张旭光先生说:劝君莫学欧阳询。对欧体楷书,张旭光的态度很坚决,就是:不可学、不能学、学不得。张旭光为什么会有这个观点?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


张旭光认为,欧阳询的欧体楷书被当代书法界人士认为是中国第一楷书,几乎就成为汉字书写的一个集大成的法度的表现者。这话有点绕口,简单说就是欧体楷书法度天下第一。


为什么这样说?张旭光先生这样解释:


第一,欧体书法法度多,要领就多,并且笔法还都藏起来,还特别精致,学起来难度比较大。如果是孩子学欧体,肌肉不健全,让他用徒手写一条像机器做出来的线条,就太难了。所以有很多孩子后来都厌烦了,不学了;另外像成年人都很忙,忙着养家糊口,哪有时间像绣花一样来描写欧阳询的;还有老年人退休以后,心态也放松了,也没有心情遵守这么多规矩、这么多法度。总之就是太难。



第二点是欧体的显著特征是“有法无情”,也就是说欧阳询的字已经写到了100%的周全,他没有给表达性情留下空间。张旭光年轻的时候也写欧阳询,不甘心写得跟欧阳询一模一样,想变一变,但是太难,而且变出来以后马上就俗了,想增加点儿墨色变化,增加枯笔和干笔,又不包容。为此张旭光先生还写过欧体楷书的一首诗:挥毫只恨欧阳询,法密规圆不漏痕。依样画瓢无我意,忽然欲变入俗林。这首诗表达了写欧体楷书一变就俗,无法表达性情,没有前景,没有前途,所以张旭光先生最后放弃了。

第三,张旭光先生认为,现在有很多书法家,特别是年轻的,都要通过中书协举办的这些大展,来获得名次,获得荣誉,但是可以说20年来,欧体楷书入选或者获奖全国展的几乎没有,包括柳体,原因同样是太精致,太有法度,所以写欧写柳,都不会有前途。

笔者认为这三个理由很充分,观点很透彻,在当代,书法的时代特征、时代审美、时代需求都难以容得下欧体楷书,欧体已经不适应现在的时代了,甚至笔者可以说,欧体只适应那个法度森严的唐代。当然对一部分审美水平和理解能力还处在或者一直处在初级阶段的人来说,欧体是书法的全部。不怕审美能力不够,就怕对书法的认识出现了严重的狭隘化和单一化,这才是最致命的。


张旭光先生最后讲到怎样学好楷书,首先就讲到颜体。张旭光认为楷书三大资源是唐楷、魏晋小楷和魏碑,而唐楷里面最值得学习的首推颜体,原因是颜体“不精密”,学颜体允许你不精密,它能够包容,写粗一点,写细一点,墨多一点,少一点都可以,甚至可以用涨墨,包容性很强。同时颜体解体开阔、开张、大气,写起来以后会很痛快。

张旭光讲到,如果要用一平尺写一个字,写上一段儿时间,就会浑身发热,上下气脉特别顺畅,甚至能写到想唱歌儿。笔者相信这是张旭光先生的真实感觉受,写大字,特别容易拉出“气”,这个笔者体会也很深,写完大字浑身通畅。

张旭光讲到国展中的颜体:这些年全国大展中,颜体不但能入选,还能获奖,颜体的自由度给了作者比较大的创作空间,从而艺术表现力就强,这样的作品当然在展览中有优势,是精巧没有拓展余地的欧体楷书无法比拟的。笔者认为,当代书法审美,视觉上的艺术表现力比重已经大大增强,这是铁一样的客观事实,如果对书法的理解一直局限在一个框框内,亦步亦趋、小心谨慎,就会背离时代的审美特征,这是没有生命力的。书法当随时代,书法的时代性同时也是书法传统价值的核心。


张旭光先生接着讲到学唐楷的另一个选择是褚遂良,褚楷有行书笔意,比较活,也比较文雅。也还可以写隶书,隶书比较简单,只要掌握三点就行:第一点用笔是藏锋的,逆锋起笔,包括写点都是逆风起笔,否则就是楷书;第二点,所有笔画之间的空间比较均匀;第三有一个燕尾的修饰。

最后张旭光先生建议那些“资深欧体迷”,如果写欧体很多年了,写到无法放弃,可以向欧阳询的行书延伸,他的行书很有特点,大家都写二王,都写米芾,这时候儿写一写欧阳询的行书,也是另一条道路。还有欧阳通,欧阳通的楷书虽然学欧体没学好,但他留出了一些空间,他的结构写松了,写扁了,写出了用笔,写欧阳通能够直接和魏碑融合,也可以从中获取一些新的体验,也可能会有所收获。

Copyright © 2021.Company 全民古玩网QVIP.NET All rights reserved.全民古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