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古玩网瓷器、玉器、古币、银元、字画、文玩杂项、博物馆馆藏、古董收藏、古玩收藏

南宋德寿宫遗址博物馆正式开放!去之前先了解一下南宋?

  • 博物馆丨看展览
  • 2022年12月09日11时


“德寿宫前春昼长,宫中花开宫外香“

近前南宋德寿宫遗址博物馆的落成开放,将杭州历史地位最高的时代又拉近至人们视野。

德寿宫大门

流淌着花香月影,吟唱着婉约清雅南宫北市,半城湖山,这个帝都的画风与众不同。

胡雪岩故居中的园林

建炎南渡,开禧北伐,偏安或进取的命运在此纠结,总之,南宋是杭州城史必要浓墨书就的一段。

杭州本非传统的定都选择,却在南宋传承七帝,延续138年,在中国古代得到公认的中央王朝都城里,杭州为都的时长也能排至第七。

南宋太庙遗址广场,太庙及南宋历代帝王祭祖之所

那么南宋因何选中杭州,杭州又有何为都的条件?皇城居南,南北两内又是怎么回事?

想揭开历史迷雾,我们不妨再把历史往前追溯……

绍祚中兴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

虽有这样的盛名,可杭州的繁华也非一蹴而就。

杭城的源头可追至秦始皇所设的钱唐县,此时江干平地尚未开发,县治也不过是个山中小邑。

宝石山大佛院,秦王缆船石

隋开皇九年(589年)设杭州,并在凤凰山东麓建州治,围绕州治的是一座“周围九里”的小城,此即隋唐五代延至两宋的子城,也是吴越王宫和南宋皇城所在。

“余杭形胜天下无,州枕青山县枕湖”

隋唐五代延至两宋的子城、吴越王宫和南宋皇城大致范围

唐代的杭州城是一出“双城记”,有杭州治(子城)和钱塘县治南北两座小城。

直到景福二年(893年),割据两浙的钱镠才修筑罗城,将子城、钱塘县城和二者之间西湖之畔的腹地圈入,呈现出一座南北两头粗、中间略细的“腰鼓城”。

杭州方志馆展,五代城市轮廓示意

钱氏的吴越政权不仅建起了杭州第一座大城池,更是经过近百年经营,使杭州地位跃为“东南第一州”。也正因为吴越国崇佛,在城内外修筑了许多佛塔,如保俶塔、六和塔及闸口白塔等著名古塔。

闸口白塔

六和塔

保俶塔

到太平兴国三年(978年),吴越王钱弘俶又径直纳土归宋,末代吴越王的识时务之举,既使其本人得到优待安享富贵,也让杭州在整个五代乱世赖以保全,平稳过渡到下一个时代。

雷峰塔出土,五代时期铜鎏金佛像,吴越王崇佛,雷峰塔是纳土归宋前最后的皇家工程


但钱弘俶不会想到,他的选择还将使百年后的赵氏子孙受惠。

靖康二年(公元1127年),金兵的铁蹄踏入北宋汴京,掳走徽、钦二帝及宗室、帝姬、妃嫔、贵卿三千余人,在汴京留下伪帝张邦昌和劫后余烬,是为靖康之变,又称靖康耻。


宋徽宗

宋钦宗

“万里腥膻如许,千古英灵安在。“


山河板荡,国势危急,当年5月,在北宋南都应天府(今商丘),徽宗九子康王赵构匆忙登基,改元建炎,是为宋高宗。

宋高宗

重建的社稷立足未稳,中间还经历了11年流离,由应天一路南窜扬州、建康、绍兴甚至海上,在绍兴元年(1131年)终于确立杭州为 “行在”,并升为临安府。

绍兴八年(1138年)正式定临安府为行都,南宋王朝在此历七帝,共138年。

宋六陵遗址俯瞰,南宋帝后葬于此

杭州之所以被高宗选中作为都城,一方面经过吴越国和北宋的持续经营,杭州的人口、经济乃至城市建设都有飞速发展,在北宋崇宁年间杭州人口就已高达二十万三千五百多户。


杭州老城区密集的民房延续自吴越

苏轼在杭为官时也称赞道,“天下酒官之盛,未有如杭者也。”

杭州的经济发达离不开便利的交通区位,坐拥江海之会和运河漕运,水运交通得天独厚;同时在南宋建立初期,金兵南下的威胁仍很严重,若长江失守,建康城便岌岌可危。

而杭州离长江防线较远,离出海口却更近,一旦情况紧急,擅于奔逃的高宗转进也更方便。

南宋大内濒临钱塘江

南宋的临安城大致延续了吴越城址,分为内外两道城池,即皇城和罗城,罗城轮廓仍是南北狭长,两端较粗的“腰鼓城”,只是西北和南城有所内收。

杭州方志馆展,南宋城市轮廓示意

南城圈地从虎跑山、玉泉山退至将台山、凤凰山,全城南北长约14里,东西宽约5里,开有十三座城门,城内一条御街和两道水渠贯穿南北为纵轴。

杭州中河,为贯穿杭州南北的水渠之一

皇城自然是首都的中心所在,各大主要王朝的皇城通常不在城中就在城北,可南宋皇城却在全城最南端,也就意味着御街、官署和街市都在其北,临安的“南宫北市”布局成了古代帝都里的奇葩。

六部桥俯瞰,旧时御街、官署和街市的代表

其实正如临安主城区仍在旧城基础上发展,地处凤凰山麓的南宋皇城也完全延续了之前的子城,也就是唐、吴越、北宋相继沿用的那座隋代州治小城。


福馨德寿


除了“南宫北市”,“南北两宫”也是临安城一大特色。

南宫指的自然是居全城南端的皇城,北宫却也不算太北,就在大城中间偏南的望仙桥东,也就是经过考古发掘,建成博物馆开放的德寿宫。


德寿宫发掘后于遗址护罩上复原的大殿

宋太祖亲口说过:“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那临安城内怎会同时有两座皇宫呢?这就要从它的三代主人说起了……

德寿宫遗址有个不太光彩的身份,在被赵官家收走前,它的主人是仍跪在西湖边的秦桧。

岳飞墓前,秦桧的铜像

作为一代权奸,秦桧不仅残害忠良,甚至还逼得高宗提心吊胆,藏匕首于膝库。这样一个“几如曹操之于汉献帝”的权臣,其宅邸如何奢侈不难想象。


德寿宫复原的建筑细节

秦桧病故后,其故宅也被收归官有。

绍兴三十二年(1162年),高宗以“倦勤”为由禅位于新宫,秦桧旧第也被高宗改建赐名“德寿宫”,因位于皇城北部,又称为“北内”。

复原建筑上德寿牌匾字样

孝宗和高宗实无任何血缘关系,当年高宗“泥马渡江”,忧惧颠簸已无生育能力,唯一的儿子也经“苗刘兵变“拥立风波后早逝遂从民间收养宋太祖七世孙为养子,即为孝宗。

宋孝宗

虽无血缘关系,但宗法上的父子情谊必须做足,孝宗也确实是大孝子,在太上皇迁北内后他“时时网罗人间,以供怡颜”,将德寿宫一再扩建,好让高宗住的舒服。

德寿宫复原院落正门

到了淳熙十六年(1189年)孝宗又仿高宗禅位,住进北内安享晚年,又把德寿宫改名重华宫。

复原建筑上重华牌匾字样

孝宗是南宋各帝中公认较有作为的皇帝,主要是他不安心偏安,力图振作收复河山,和其养父一心苟且之举形成了鲜明对比。

从“德寿”到“重华”的名头更迭,或许也反映了两代主人心境的变化。

德寿宫复原大殿

除了皇帝,还有高宗之妻宪圣吴太后,和孝宗妻寿成谢太后住进过德寿宫,二后的居所分别名为慈福宫、寿慈宫,这“婆媳两”还在“北内”一同生活了多年。

德寿宫复原大殿正殿

直到开禧二年
(1206年)寿慈宫前殿失火,谢太后只好搬回“南内”皇城居住。

曾经历半个世纪的繁荣,住了两代帝后的德寿宫,就此失去了它的主人,退出了历史舞台。

德寿宫遗址上亭榭示意,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咸淳四年(1268年)度宗更将其一半改为道宫,剩下一半则废为民居,禁苑融入了市井。

根据记载可知,德寿宫和常规皇城一样是坐北朝南布局,其南部进门即为宫殿区域,主要是东西两轴两进宫殿。


西路遗址

东路遗址

东轴前殿即为主殿,太上皇居北内时,便在此处接待皇帝、朝臣等宾客,再往后为寝殿。

东路主殿复原

西轴则是太后居所,在宫中还有灵芝殿、食殿等十来座殿宇。

西路工字殿复原

德寿宫的北部还有一处皇家园林“宫内凿大池,引西湖水注之,其上叠石为山,像飞来峰,有楼曰聚远。”《建炎以来朝野杂记》对此有清晰记载。

叠石及建筑等景观示意

占据主体的大池即小西湖,旁边有飞来峰等景观,这是高宗把西湖山水也浓缩搬进了自己身边,加上奢华的建筑,精心布置的四季花卉。

《武林旧事》的一句话,就明确了德寿宫的奢华盛况。

“若亭榭之盛,御舟之华,则非外间可拟。”


禁庭春昼



文献记载终究缺乏实感,考古发掘可做到文实互证,先是1984年中河东侧一条南宋砖路得到发掘,湮灭八百余年的德寿宫遗址自此初揭一角。

到2001年又因望江路拓宽进行了第二次发掘,这次发现了南宫墙、东宫墙和夯土台基、走廊、散水等遗迹。

清理出的大殿夯土及柱础

之后在2005-2006年、2010年、2017年,又先后进行了三次考古发掘,最终确定了德寿宫整个遗址的范围。

德寿宫考古发掘的遗址范围

根据文献记载和考古勘探历史上的德寿宫范围东接吉祥巷,南至望江路,西临中河,北靠水亭,占地面积约有17万平方米,格局恢弘和细节精致并不逊于南宋皇城。

德寿宫全貌推测复原沙盘

有些遗憾的是,至今德寿宫也未完整面世,德寿宫的“北苑”园林仍叠压于居民楼下,得到发掘重见天日的只是“南宫”的局部区域。

德寿宫全貌现状俯瞰

但管中窥豹亦可见一斑作为目前唯一建成博物馆开放的宋代宫殿遗存,寿宫遗址仍足让今人目见宋韵流传。

仿瑞鹤图复原的鸱吻

仿宋建筑屋檐

精心铺设的香糕砖铺道路、庭院,巨大柱基石撑起的大型宫殿基址,还有池苑、假山和排水设施等遗迹。

池苑、假山和排水设施等遗迹

东西两大轴线的帝后居所,小西湖为中心的皇家园苑,终于冲出地下三米的叠压封印,击破八百余年沉寂,再度香传人间。

东路正殿复原的室内构造


步入今天的南宋德寿宫遗址博物馆,会发现东西二轴的建筑截然不同,东轴更像仿古宫殿,西轴则像个大盖子,实际上二者都算是地下宫殿遗址的保护罩。

地下宫殿遗址的保护罩俯视

东轴便是德寿宫两代皇帝所居的主轴线,现在已揭示出三个不同历史时期的遗迹,建筑磉墩、砖铺道路,层次分明叠压在一处,展现的正是秦桧宅邸-高宗德寿宫-孝宗重华宫的三代变迁。

层次分明的遗址叠压

在遗址现场,一口突兀立在方砖中的大缸就引人注目。

据推断,这缸本埋在该方砖地层之下,实为厕所(当今部分农村还可见此类旱厕)遗迹,因上方结构已缺,加之积水加深才浮了上来,由地层关系可知,这口缸年代比德寿宫要早,它最有可能的归属正是秦桧旧宅,如此它主人可比这口茅厕更加遗臭千年了。

德寿宫遗址出土的“厕所”

西轴为慈福宫区域,是太后居所,先后住过吴太后(高宗皇后)和谢太后(孝宗皇后),这里又有一口井打破了“香糕砖”精细铺成的路面。

打破香糕砖地面的“井”

该井开于南宋中晚期,已归市井所有,挥汗转着辘轳的百姓一定想不到,他们刚刚投下木桶的“咕咚”声,恰恰敲醒了赵官家沉睡于此的旧事。

在德寿宫还发掘出了珍贵的南宋水渠、水闸遗存,它们通过高低落差和紧密粘合的砖体,就能连通小西湖和宫外河流,将水脉引入宫中。

投影于遗址水道的水流示意

借大西湖之力使小西湖保持源源活水,甚至还能形成人工瀑布。

水道与大方水池投影示意

除了建筑和园林的基址德寿宫遗址内还出土了丰富的遗物,它们可以再现南宋宫室的生活片段。

光是在青瓷碎片挑挑拣拣,就能还原出一个精美的镂空瓷凳,或是插着花卉供人赏玩的奇巧器皿,它们隐匿地下八百余年,只为传承古老记忆。




一梦临安


德祐二年(1276年),谢太后抱着五岁的恭帝献出临安城降元,127年的偏安帝业,西湖歌舞,终究是大梦一场,化作虚空。

八百余年的风尘和雨雪足够改变太多,在德寿宫毁后不足百年的至元十四年(1277年)一场大火将凤凰山麓的整座南内皇城化为焦土。

凤凰山圣果寺遗址,原南宋皇宫上的大型寺院,如今也不存


南宋王朝早已埋入了史册,可宋韵仍在临安城内流传,除了德寿宫,凤凰山麓的皇城也不可忽视,它既是临安府的心脏中枢,也是杭州城的城市原点。

南宋考古现已发掘的遗址点,南宋皇宫即为下方红圈

南宋皇城虽不像德寿宫一样重见天日,过去的宫殿旧址还被各单位房屋和民居占据,但山上还有西方三圣像、宋高宗御书“忠实”等石刻留存,同时还有南宋皇家园林中的月岩至今仍有留存,山环路绕,石险林森,皇宫禁苑的气象依稀可辨。

忠实手书

圣果寺石刻像

月岩题刻

帝都盛景已散,湖山之城长留,南北大内携着偏安残梦散作烟烬后,由皇帝行在回归到两浙都会的杭州并未沉寂,而是仍保存着繁华市井,并得到新的发展。

至今依然延续的五柳巷历史文化街区

元军攻占临安府后又将其改为杭州,至元十五年(公元1278年)改设杭州路,置总管府,二十二年(公元1285年)又改设江浙行省,杭州成为省治由此开始,并沿用至今。

宝成寺麻曷葛刺造像,开凿于元代至治二年

元代杭州仍延续了南宋的繁荣,马可波罗称之为“世界上最美丽华贵的天城”。

元末张士诚起兵雄踞江南,他组织了杭州城的又一次重筑,再度延续了南宋时改建吴越罗城的思路,城墙南界内缩二里到了凤山门,昔日子城连同凤凰山被抛出城外。

凤山水门遗存

过去的城市中枢和皇室旧阙虽被弃用,东扩三里的城界却纳入了更多繁华市井。

杭州方志馆展,明清杭州城市轮廓示意

张士诚修筑的杭州城池在明清继续沿用,这也是杭州最终形成的主城池,西仍贴西湖烟柳,东展至贴沙河南岸,南宋的东护城河被收为同中河平行的穿城水渠,城门减少为十座各门被市民编成了顺口溜:“北关、坝子、正阳门,螺蛳沿过草桥门,候潮闻得清波响,涌金、钱塘共太平。”

杭州旧卫星图依稀可见古城轮廓

清顺治七年(1650年)又在西湖之滨建旗营,置镇守将军,圈地1436亩,成了杭州的城中之城,西城利用府城墙,另三面开五门,周长约九里,规模和唐宋子城差不多,性质却截然不同了。

旧宝石山看杭州老城区照片,右侧范围为满城

子城是杭州的行政中枢所在,有衙署等设施,旗营则专用于八旗军驻防,城内只有八旗军及家眷。

到民国初年,旗营和各城门逐渐拆毁,西城墙拆去了,城区和西湖拥抱得更加紧密,在旗营旧地则兴起了湖边邨、思鑫坊等西式里弄,加上湖滨路、新市场的开辟,杭州逐步向现代城市转变。

1959年最后一段城墙也被拆去,仅存凤山水门,1970年,杭城最后留在地面的城门鼓楼(宋朝天门)终于消失。

杭州城仅存的凤山水城门

玉壶光转


如今的杭州已远远超出了历史上的规模,先是向西扩展,把西湖纳入城中,又把钱塘江纳入城市核心,自山间迁至湖滨,再从江岸望向大海,伴着涛声的旋律,杭州扬起风帆,迈向世界。

日新月异的杭州古城

在杭州城市飞速发展的阶段,历史遗迹也有过无可挽回的损毁,但杭州城的历史记忆绝不能淡忘,1994年杭州在明清十座城门的旧址立起了名碑,又在2002年重建鼓楼,2006年重建庆春门,为市民们提供一个可凭吊、回顾历史风烟之地。

复建的鼓楼

复建的庆春门

相比复建,考古发掘是再现历史记忆更真实的方式,尤其是已藏在现代市区地下的临安城遗址,自1995年以来,除了皇城和德寿宫遗址,南宋临安城的许多主要建筑都经考古面世。

南宋御街遗址

它们既有太庙、太学、三省六部这样的王朝见证,也有临安府治、府学、钱塘门等古城坐标,更有恭圣仁烈杨皇后宅这座精美的宅邸园林,它们就让一度模糊的临安城面貌逐渐清晰。

杭州文庙俯视


有些遗憾的是,临安城大多数遗址都已回填,它们拿出了传承的记忆,又挥了挥手重归于土。

在德寿宫遗址博物馆建成开放之前,严官巷的南宋御街遗址就是杭州城展现南宋文化的主要窗口,展馆共上下两层,站在上面可清晰看见下层的道路,它由石板和香糕砖砌就,宽约15米,南宋王朝远去的背影,在这条路上仿佛可见。

严官巷南宋御街遗址

在玉皇山以南还有一座南宋官窑博物馆,巨大的钢架结构罩着五十年代发掘的郊坛下窑址,它和老虎洞的修内司窑均为南宋官窑遗存,八百多年前,这里用恒久不灭的炉火,烧造出一个个美若碧玉的皇家青瓷。

郊坛下窑址

丰富的南宋遗迹,有着说不完的南宋故事,2021年,在省委文化工作会议上,正式提出实施“宋韵文化传世工程”,宋韵考古研究中心也已在杭州成立。

德寿宫宋代院落复原

以考古为实证,深入发掘“宋韵”文化内涵,进一步推进“宋韵”文化相关学术研究,多方位多点打造“宋韵”文化重点展示工作,将是杭州弘扬历史,承继文脉的重要路径。

至今保留的杭州清河坊古街区

宋韵的保护和传承非一朝一夕之事,我们期待皇城大内等更多遗址的面世,南宋王朝虽是早已远去的往事,但这个时代的印记,仍深深镌刻在杭州的文化基因。

走过清河坊听人潮喧嚣,
驻足西子湖观风月流淌。

“御香烟雾碧千庐”的繁华光景,
“晴窗细乳细分茶”的精致生活,

风雅宋韵,就一直在我们身边。

-参考文献-

《咸淳临安志》
《建炎以来朝野杂记》
《西湖旧事》
谭其骧《杭州都市发展之经过》
郑嘉励《山中的杭州史》
陈志坚《州枕青山县枕湖——杭州城址变迁史话》
王征宇《寻找消失的宫城——德寿宫遗址考古记》


文案编辑丨沧浪
制图编辑丨禹涵

图片来源于:禹涵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无用研究社



往期珍赏 · 珍品目录
(点击标题 即可阅读)

博物馆里的工作人员,真的很悠闲吗?
再见,玉环
这部冷门高分纪录片绝了
鉴定一下古代热门食物雅称
瓷器里的绝美中国色,这高级感我慕了!
时隔五十年,龙门石窟再修复!
30+部高分文博纪录片(内附观看地址)

多多教育:给孩子提供一种全新的学习方式——在博物馆中学习。让孩子在历史文化遗迹中认识世界、感知世界、探索世界。


打开小程序了解热门展讯



文 博 / 历 史 / 文 化 / 展 讯 / 馆 舍 推 荐

后台回复关键词“投稿”
可查看约稿函
微信ID:atmuseum
微博:@博物馆的那些事儿
微信群 : 扫下方二维码即可

(扫码即可加入交流群,打广告勿入

来都来了,点个在看再走吧~~~










Copyright © 2021.Company 全民古玩网QVIP.NET All rights reserved.全民古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