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古玩网瓷器、玉器、古币、银元、字画、文玩杂项、博物馆馆藏、古董收藏、古玩收藏

一个美国牧师怎么搞书画收藏?把握四个方向,比中国人还通! | 画事

  • 民国画事
  • 2021年9月09日08时






画事君说

浅 显 有 趣 的 深 度 艺 术 美 学 干 货




基督教牧师和中国书画收藏,看起来好像有点不搭界。

其实,在近代,出现不少专门收藏中国书画的牧师和传教士,最有名的要数福开森。

福开森通过跟晚清官员和古董商打交道,收了一大批书画珍品,后来大多数捐给了南京大学博物馆,包括五代王齐翰的名作《挑耳图》。

他还通过替美国各大博物馆买画和组织举办了展览,让美国收藏界第一次见识到中国主流绘画之精妙,几乎以一己之力改变了美国人对中国书画的观念。他编著的《历代著录画目》和《历代著录吉金目》到现在都是书画和青铜器收藏圈的重要参考文献。


今天我们要说的,是另一位费立哲牧师(ReverendRichard Fabian)的书画收藏。


和福开森不一样,费立哲牧师并非生活在遍地是漏的晚清民国时代,他第一次到中国大陆已经是八十年代了。他也没有特别的家学渊源,上大学之后才开始接触中国文化。他跟随自己的老师鹿桥学习鉴赏书画,然后又跟另一个艺术上的老师,远东艺术画廊的创立者曹仲英一起买画。两个人每天一起吃午饭讨论书画,每个月买一张画,最后搞得差点没钱吃饭……


遍览他的藏品,发现他的购买渠道也很公开,基本就是拍卖会和画廊。我们可以看到他的收藏有不少甚至是来自嘉德拍卖。


然而,他的中国书画收藏,却是当代美国最重要的私人收藏之一。那么,这个爱穿长衫的美国牧师,靠什么建立起自己的中国书画收藏体系呢?




“校园文学鼻祖”教他鉴赏中国书画




每个成功的收藏家都会离不开好老师的引导。


上世纪六十年代,费立哲在耶鲁大学攻读中文与历史专业,为了修齐学分,他选修了一门中国书画鉴赏课。结果遇到了书画收藏的引路人:吴讷孙。



吴讷孙这个人,在艺术史圈子以外的名气不大。但是说到他的笔名,就有不少人知道了,他就是《未央歌》的作者——鹿桥。


吴讷孙在西南联大读书的时候,跟汪曾祺是舍友。不过,他写小说却比汪曾祺更早,大学刚毕业,吴讷孙就以西南联大的生活为原型,写了长篇小说《未央歌》。文学界公认,《未央歌》是二十世纪中国最经典、最唯美的校园小说,鹿桥可以算是校园文学的鼻祖。


后来,吴讷孙去了耶鲁学,改行研究中国艺术史。


虽然改做学术,吴讷孙的书画鉴赏课仍然不是普通学究的路子,而是像作家一样注重感觉和体验。他在课上把几十幅出版过的中国书画一字排开,让学生们观察、赏析,并作出排名。


费立哲和大多数同学一样,开始觉得这幅画好,过阵子又觉得另一幅画好。在这个过程当中,吴讷孙很少对学生直接指导,但却让学生们明白,提高鉴赏能力不能仅仅靠学历史知识,更重要的是培养审美品位,享受其中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费立哲掌握了四个中国画的关键密码。

金石味道:老外也要学着品




鉴赏近代中国书画,最重要的关键词之一是“金石”。


金石学是清朝的显学。


乾隆嘉庆以后的学者和鉴赏家大多数是金石家,他们研究青铜器、玺印以及石刻碑帖的文字。


这些古代金石,除了具有文献考古的价值之外,还具有一种独特的审美价值,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金石气”、“金石味道”。


(费立哲旧藏:反映清代金石家收藏活动的《河朔访碑图》)

这种金石味道,与金石碑版最初的“出身”有关。古代青铜器的金文主要以浇铸、雕凿手法完成,而碑版石刻则主要用刀镌刻而成。


无论是刀刻还是铸造,它与毛笔写出来的那种“柔而松”的感觉不一样。墨迹显得“软”一些,金石文字显得“硬”一些。


更重要的因素是“岁月”。金石碑版在制作完成后,历经上千年的岁月磨砺——风化、残破、斑驳,自然造化的“加工”与“修饰”。


最初完成时的人工制作痕迹和“火气”逐渐消褪了,变得越来越沉静与平和。


最重要的,是对金石味道的审美眼光。


柳宗元说“美不自美,因人而彰。”金石文字的剥蚀、残损,在不具艺术审美眼光的人眼里,只是烂铜残石而已,最多只具有考古价值。


而以金石味道入画,在西洋画里没有,日本画里也找不到,只有中国文人与艺术家才实现这种“美的发现”。


西方人收藏中国画,对院体的象形神技都看得懂,但是能真正懂金石趣味的少之又少。而费立哲得到老师指点之后,有了这种审美的眼睛。收了不少金石味道的书画精品。


邓石如《篆书高舍人小品》节选


1

邓石如《篆书高舍人小品》节选

水墨纸本 立轴 一八〇〇年作

91 x 36cm

USD 20,000 - 30,000

Provenance/来源:

上海朵云轩,2003年12月18日,拍品编号957

Published/出版:

Little, Stephen, J.May Lee Barrett,《古调新歌:费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纪中国书画》,檀香山艺术博物馆,夏威夷,2007年,页110-111

Exhibited/展览:

《古调新歌:费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纪中国书画》,檀香山艺术博物馆,夏威夷,2007年8月30日至10月28日

清朝前期的篆书,都是一脉相承的“二李”路子。好处是严谨规矩,恪守法度,坏处是太严谨,显得单调呆板。而邓石如是穷出身,不研究考据的乾嘉学者讲那么多清规戒律,后来又看了很多出土的碑帖,用秦汉碑版的质朴生动,掺入篆书的书写。最终打破了统治千年的“二李”模式,成为新兴碑派书法的开山人。


这幅邓石如的篆书,在小篆的线条里掺进隶书笔意,让冷冰冰的“铁线”充满动感与变化。显得笔墨酣畅,灵活稳健。这幅字是还曾是合肥李家所藏,也就是李鸿章家族的旧藏,真是出身名门。


赵之谦《意林》节选


4

赵之谦《意林》节选

水墨纸本 立轴四屏

132 x 30.5cmeach scroll (4).

USD80,000 - 120,000

Provenance/来源:

加州旧金山远东艺术中心,1999年12月22日曹仲英珍藏书画

Published/出版:

Little, Stephen, J. May Lee Barrett,《古调新歌:费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纪中国书画》,檀香山艺术博物馆,夏威夷,2007年,页222-223

Exhibited/展覽:
New Songs on Ancient Tunes, Honolulu Art Academy, Honolulu,
Hawaii, August 30-October 28, 2007
《古調新歌:費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紀中國書畫》,檀香山藝
術博物館,夏威夷, 2007年8月30日至10月28日

邓石如开启金石书风之后,第一个把金石趣味在书法、篆刻、绘画里全面融合的全能型天才,则是赵之谦。


赵之谦的书风属于邓石如、包世臣一路,又凭借自己的天分加以发挥,尤其以行楷最为精美。这幅行楷四条屏,用北碑雄浑方厚的肌肉,配上颜体的丰美,再加上篆、隶笔法的古意,妥妥的人类高质量书法。


这幅赵之谦的字是曹仲英的旧藏,曹仲英是近代书画收藏的大家,创建了远东艺术画廊,也是费立哲的另一个老师。


费立哲后来回忆:早先三十年间,他和曹仲英两个人每天一起吃午饭讨论书画,每个月要买一幅画。最后搞得费立哲差点没有钱吃饭,当然回报也是巨大的,他买到了很多精品。

黄宾虹《篆书七言联》


5

黄宾虹《篆书七言联》

水墨纸本 立轴 一九四三年作

48 x 7 7/8in (122 x20cm), each scroll (2).

USD/美元:20,000 - 30,000

Provenance/来源:

span style="font-size: 14px;color: rgb(64, 118, 0);">中国嘉德,北京,1994年11月7日,拍品编号270

Published/出版:

Little, Stephen, J.May Lee Barrett,《古调新歌:费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纪中国书画》,檀香山艺术博物馆,夏威夷,2007年,页560-561

Exhibited/展览:

《古调新歌:费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纪中国书画》,檀香山艺术博物馆,夏威夷,2007年8月30日至10月28日


黄宾虹一辈子主张书画同源同法,他从20岁就开始写篆书,一生几无中缀。他的绘画也主要得益于篆书用笔。从篆书中体悟画法,以求“笔笔宜分明”。


这幅篆书七言对联,正是老人晚年的风格。用半干的焦墨写来,运笔较慢,笔画时粗时细,有一种散淡而又古拙的味道,饱含金石气。


就像一个世外高人,任凭外面闹得如何沸沸扬扬,他总能站在角落里,自顾自的写字画画。

李叔同《行书七言联》


7

李叔同《行书七言联》

水墨纸本 立轴 一九三七年作

67.7 x 20.4cm,each scroll (2).

USD/美元25,000 - 40,000

Provenance/来源:

加州旧金山远东艺术中心,1988年12月9日

Published/出版 :

Little, Stephen, J. May Lee Barrett,《古调新歌:费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纪中国书画》,檀香山艺术博物馆,夏威夷,2007年,页504-505

Exhibited/展览:

《古调新歌:费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纪中国书画》,檀香山艺术博物馆,夏威夷,2007年8月30日至10月28日

费立哲自己是修行几十年的牧师 ,对修行者的作品自然特别有体悟。


这幅弘一法师李叔同的对联是他晚年作品,用笔既非魏碑,也不是帖体,已经碑帖两忘,简到极致。


字形出乎想象的修长,横画短促,竖画绵长又饱含弹力,完全打破了习惯的横竖撇捺的节奏。字体内部的密不透风与行间的疏可走马,形成强烈对比。


字形中轴线有微妙的摆动,看起来起来柔弱,但是细心体会就发觉非常具有力量,而且书写一丝不苟,精神饱满。正是法师努力精进的写照。


吴昌硕《松石图》


35

吴昌硕《松石图》

水墨纸本 立轴 一九一五年作

53 3/4 x 15in (136.4 x 38.1cm)

USD/美元25,000 - 40,000

Provenance/来源:

加州旧金山远东艺术中心

Published/出版:

户田祯佑、小川裕充,《中国绘画总合图录》三编,第一卷,东京大学出版会,东京,2013年,A50-81,页208

Andrews, Julia Frances, Michael Knight,and Pauline Yao,《风云际会:从鸦片战争到「文革」(1840-1979)的中国绘画》,亚洲艺术博物馆,李钟文亚洲艺术文化中心,旧金山,加州,2000年,页157

Exhibited/展览:

《风云际会:从鸦片战争到「文革」(1840-1979)的中国绘画》,亚洲艺术博物馆,旧金山,加州,2000年10月25日至2001年1月14日《水墨神韵》,卡拉马祖艺术学院,卡拉马祖,密歇根州,2010年8月28日至12月5日

当然,金石味入画的最高峰必须是吴昌硕。在吴昌硕的画里,非常讲究笔墨的书法韵味。


比如他的这幅《松石图》,树干树枝的长线条,自上而下,一贯到底,并且首尾呼应。松树树干的苍茫虬劲、松叶的俊挺峭拔,没有极其雄强的笔力根本做不到。石头也用圆浑之笔取代方折套路,富有篆书的韵味。


吴昌硕的金石味还有一种节奏感。


金石不同于笔墨流淌,青铜铸造的时候免不了有锈蚀,有气泡,石碑雕刻的时候免不了有崩口,有裂痕,这儿掉一块,那里凝一块,坑坑洼洼。


吴昌硕就是这样,毛笔在他手里,始终不会顺着走,一定是磕磕绊绊拧着走,借机甩掉传统文人画逸笔草草的油滑和套路。

37 王震 荷花 設色紙本 立軸 一九一四年作
60 1/2 x 32 5/8in (152 x 83cm)
USD/美元:10,000 - 15,000
來源 : 附上海 朵雲軒標籤
出版 :
戶田禎佑、小川裕充,《中國繪畫總合圖錄》三編,第一卷,東京大 學出版會,東京,2013年,A50-241,頁222
《古調新歌:費立哲神父珍藏十九 及二十世紀中國書畫》,檀香山藝術博物館,夏威夷, 2007年,頁320-321
舊金山, 舊金山亞洲藝術美術館, 2004 年, 圖版4, 頁5.
《風雲際 會:從鴉片戰爭到「文革」(1840-1979)的中國繪畫》,亞洲藝術 博物館,李鐘文亞洲藝術文化中心,舊金山,加州,2000年,頁151
《王一亭書畫集》,上海書畫出版社,1998年, 圖錄編號 7
展覽 :
《風雲際會:從鴉片戰爭到「文革」(1840-1979)的中國繪畫》, 亞洲藝術博物館,舊金山,加州,2000 年10 月25日至2001 年 1 月14 日
《古調新歌:費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紀中國書畫》,檀香山藝 術博物館,夏威夷,2007 年 8 月30日至10 月28 日


王震是吴昌硕最有影响的弟子。他是长袖善舞的上海大亨,也是虔诚礼佛的居士。他画的墨笔荷花,没有吴昌硕那么强悍硬核,而多了几分挥洒自如。


荷花只勾不染,可以说是“一尘不染”。而荷叶的点线面结合得恰到好处,每一笔交待得十分清楚,显示出扎实的金石书法功底。


东方的意境?还是西方的抽象?




自明清以来,中国文人画重写意。而差不多的时间,西方绘画开始重视抽象。


那么中国的写意,和近代西方的抽样有何区别呢?


费立哲在耶鲁读书的时候,也曾经为这样的问题困惑。

直到有一次,他开车回德州探望父母,途径康涅狄格州,穿过森林,一路上,树枝在他头顶阴翳蔽日。他靠在后背靠椅上,抬头向外看,刹那间突然意识到:“天啊,中国画家就是这样来画那些树枝的。你如果将树枝推开,它们就会弹回原来的形状,那是它们本来的样子。而其他地方的画家不会这样画树枝,他们只会按照它们应该呈现的样子去画。”


可见,虽然中国写意画里含有抽象的元素,但并不是纯粹的抽象。写意,是写画家的心中之意,是主观与客观的统一,感性和理性之间。


其实写意,并未脱离创作对象的形态。尽管在创作中有夸张、简形、勾勒、象征等众多具体表现手法,但依旧还是以客观物象为前提,也就是白石所说“妙在似与不似之间”。黄宾虹的抽象山水,就像梵高的向日葵,用一笔一笔的线条,搭积木似的搭起了心中的意境。

黄宾虹《山水》


11

黄宾虹《山水》

设色纸本 立轴 一九五二年作

95.8 x 42.8cm

USD100,000 - 150,000

Provenance/来源:

加州旧金山远东艺术中心11号黄宾虹

Published/出版:

户田祯佑、小川裕充,《中国绘画总合图录》三编,第一卷,东京大学出版会,东京,2013年,A50-73,页208

Little, Stephen, J. May Lee Barrett,《古调新歌:费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纪中国书画》,檀香山艺术博物馆,夏威夷,2007年,页554-555

Exhibited/展览:

《古调新歌:费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纪中国书画》,檀香山艺术博物馆,夏威夷,2007年8月30日至10月28日上款人「汝醴」,为现代画家、美术史家刘汝醴(1910-1988)先生。刘汝醴师从徐悲鸿,后在南京艺术学院执教。《黄宾虹书信集》(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年,页609)录有艺术家致刘氏书信,其中提及黄宾虹寄赠刘氏作品。浙江博物馆另有一幅作于1952年的《论唐人丹青图》,亦施浅绛,留显唐代青绿山水遗韵。

黄宾虹晚年的山水,就是这种抽象和写意的结合体,因为独特的艺术价值,在拍场上早已封神。


这幅山水立轴,是黄宾虹送给著名画家、史论家刘汝醴的,是典型的“黑宾虹”。黑却并不是乌突突的黑,而是有层次的黑。画眼处布置了一组房屋,整个画面气息连贯。更值得重视的是笔法变化,笔势凝练沉重,又遒劲有力,每一个笔画都可以拆开来品味,组合起来又展现出山水的纵横磅礴。

黄宾虹《抽象山水》


12

黄宾虹《抽象山水》

设色 纸本册页 装裱为立轴 一九五二年作

32 x 45.2cm

USD 50,000 - 80,000

Provenance/来源:

加州旧金山远东艺术中心

Published/出版:

户田祯佑、小川裕充,《中国绘画总合图录》三编,第一卷,东京大学出版会,东京,2013年,A50-72,页208

Andrews, Julia Frances, Michael Knight, and Pauline Yao,《风云际会:从鸦片战争到「文革」(1840-1979)的中国绘画》,亚洲艺术博物馆,李钟文亚洲艺术文化中心,旧金山,加州,2000年,页214

Little, Stephen, J. May Lee Barrett,《古调新歌:费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纪中国书画》,檀香山艺术博物馆,夏威夷,2007年,页552-553

Exhibited/展览:

《风云际会:从鸦片战争到「文革」(1840-1979)的中国绘画》,亚洲艺术博物馆,旧金山,加州,2000年10月25日至2001年1月14日

《古调新歌:费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纪中国书画》,檀香山艺术博物馆,夏威夷,2007年8月30日至10月28日

黄宾虹于本幅题款:前清道咸金石学盛,绘画称为复兴。其认为,将金石书法中的笔法运用到山水绘画中实为「复兴」,点出了金石学对绘画的重大意义。参见万青力"黄宾虹与道咸化学中兴",发表于《文艺研究》,2004年第6期,页106-107

另一幅黄宾虹晚年的小品抽象山水,更是他小中见大、营造意境的体现。


老人用宿墨,秃笔,各种方法,大展笔墨功夫,把山体的结构拆解,重新搭建且线条极其有质量。


他在题记里也点出了金石趣味对于近代绘画的重要意义:前清道光咸丰年间金石学兴盛,才有了后来绘画的复兴。


而用现代的眼光看,这幅画突破了传统绘画的画面格局,具有了类似西方绘画一样的色块分布,在局部细节的刻画上呈现出抽象意味的笔墨造型。可以说是极古而又极新的妙作。

顧澐《山水册页》




14

顧澐《山水册页》

水墨紙本册頁十二開一八九〇年作

107/8 x 12 1/4in (27.6 x 31cm), each leaf (12).

USD3,000 - 5,000

Published/出版:
戶田禎佑、小川裕充,《中國繪畫總合圖錄》三編,第一卷,東京大學出版會,東京,2013年,A50-50,頁203
Andrews, Julia Frances, Michael Knight, and Pauline Yao,《風雲際會:從鴉片戰爭到「文革」(1840-1979)的中國繪畫》,亞洲藝術博物館,李鐘文亞洲藝術文化中心,舊金山,加州,2000年,頁40-41
Little, Stephen, J. May Lee Barrett,《古調新歌:費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紀中國書畫》,檀香山藝術博物館,夏威夷,2007年,頁180-181

Exhibited/展覽:

《風雲際會:從鴉片戰爭到「文革」(1840-1979)的中國繪畫》,亞洲藝術博物館,舊金山,加州,2000年10月25日至2001年1月14日
《古調新歌:費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紀中國書畫》,檀香山藝術博物館,夏威夷,2007年8月30日至10月28日

大家都知道,近代海派画家的题材主要以花鸟为主,因为花鸟画贴近生活,容易表达美好寓意。而山水费时费力,又不易表达吉祥之意,市场上山水的行情就不那么景气。


顾澐属于坚守山水画阵地的少数。在大家都盯着好卖的花鸟的时候,他还是努力融汇四王吴恽诸家,延续正统山水的文脉。


这幅十二开山水册页,是顾澐五十多岁时的作品。笔墨非常精到,气韵醇厚,就象是龙井茶,没有刺激上头的味道,但回味细品起来特别舒坦。

翁同龢临吴历《兴福庵感旧图》



17

翁同龢临吴历《兴福庵感旧图》

设色纸本手卷一八七七年作

陆树藩题跋

125/8 x 54in (32 x 137cm), thepainting only, exclusive of the colophons

USD8,000 - 12,000

Provenance/来源:

China Guardian Beijing, 8 December2000, lot 409中国嘉德,北京,2000年12月8日,拍品编号409

Published/出版:

户田祯佑、小川裕充,《中国绘画总合图录》三编,第一卷,东京大学出版会,东京,2013年,A50-38,页194-195

Little, Stephen, J. May Lee Barrett,《古调新歌:费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纪中国书画》,檀香山艺术博物馆,夏威夷,2007年,页184-185

Exhibited/展览:

《古调新歌:费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纪中国书画》,檀香山艺术博物馆,夏威夷,2007年8月30日至10月28日

说到翁同龢,大家首先想到的是同治、光绪的两朝帝师,近代史上的风云人物。


其实,他也是书画和收藏大家。他的书法不拘一格,被《清史稿》称为清朝“乾嘉后第一人”。他的书画和古籍收藏构成了大名鼎鼎的常熟翁氏收藏。


翁同龢非常喜欢四王吴恽的正统文人山水,收藏了很多精品,自己画的山水也是这个路子。翁同龢曾经有机会买吴历的青绿山水名作《兴福庵感旧图》卷,但是最后还是因为对方要价太高,虽然是帝师,银子也并不多,只能作罢。


翁大学士心心念念放不下这幅画,在家里又临了一卷,就是这幅临《兴福庵感旧图》。还是会画画的厉害,买不起可以自己画一幅。


吴历的原作现在收藏在故宫,翁同龢的摹本却出现在美国。对比二作,翁同龢的摹本虽保留了原作的构图和题跋,但与原作却并非完全一致。实际上是相当于带有翁同龢自己风格的再创作。


从皴染技法、笔墨层次这些技术而言,翁同龢当然达不到山水大神吴历的水平。但是从整体的意境来说,把握得相当到位。整个画面萧瑟凄清,完全契合《兴福庵感旧图》怀念故人的主题。


从题跋来说,翁同龢的书法水平比吴历更高,再加上错落有致的布局,显示出书画一体的氛围。


有意思的是,翁同龢当年因为缺钱没能买下吴历原作,后来的晚清收藏家陆树藩又差点因为没钱,买不起翁同龢的临本。后来还是咬咬牙,卖了自己的貂皮大衣,才买下这幅画。


可见,收藏家总缺钱,古今中外都是一样一样的。


蒲华《溪山真意》


30

蒲华《溪山真意》

设色纸本 立轴 一八八四年作

71 1/4 x 37in (181 x 94cm)

USD25,000 - 40,000

Provenance/来源:

加州旧金山远东艺术中心

Published/出版:

户田祯佑、小川裕充,《中国绘画总合图录》三编,第一卷,东京大学出版会,东京,2013年,A50-245,页 223

Little, Stephen, J. May Lee Barrett,《古调新歌:费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纪中国书画》,檀香山艺术博物馆,夏威夷,2007年,页 300-301

Exhibited/展览:

《古调新歌:费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纪中国书画》,檀香山艺术博物馆,夏威夷,2007年8月30日至10月28日


蒲华这幅画,也是典型的中国山水意境。


虽然与虚谷、吴昌硕、任伯年合称“海派四杰”,但蒲华一生穷困潦倒,郁郁不得志,好友吴昌硕为他料理后事时,很感慨地在他墓志铭上题了一句“富于笔墨穷于命”。


但吴昌硕告诫子孙说:“蒲作英(蒲华)的墨迹千万要看重,我们家里一定要珍藏好蒲作英的书画。”


费立哲当然也没有漏掉这样的大家。他收藏的这幅蒲华山水《溪山真意》,虽然程序上有学四王和石涛的痕迹,但是古人的工细、柔软和一丝不苟,蒲华学不来也不愿学。他的山水和他的花卉、墨竹一样,粗率、豪迈、简放,也少皴擦,任情挥洒,追求畅快,个性强烈而又气韵生动,骨子里还是蒲华自己。


这件蒲华是高达1米81的巨制,实物可以说是非常震撼了

苏仁山《长江夕照》


43

苏仁山《长江夕照》

水墨纸本 手卷 一八四五年作

Su Renshan(1814-1849)

12 1/2 x 97 1/4in (32 x 247cm), thepainting only, exclusive of the colophons

USD 25,000 - 40,000

Provenance/来源:

苏富比香港,1997年4月28日,拍品编号185

Published/出版:

户田祯佑、小川裕充,《中国绘画总合图录》三编,第一卷,东京大学出版会,东京,2013年,A50-36,页194-195

Andrews, Julia Frances, Michael Knight,and Pauline Yao,《风云际会:从鸦片战争到「文革」(1840-1979)的中国绘画》,亚洲艺术博物馆,李钟文亚洲艺术文化中心,旧金山,加州,2000年,页66

Little, Stephen, J. May Lee Barrett,《古调新歌:费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纪中国书画》,檀香山艺术博物馆,夏威夷,2007年,页474-475

Exhibited/展览:

Between the Thunder and the Rain, Asian Art Museum Chong-Moon Lee Center for AsianArt and Culture, San Francisco, California, October 25, 2000-January 14, 2001 《风云际会:从鸦片战争到「文革」(1840-1979)的中国绘画》,亚洲艺术博物馆,旧金山,加州,2000年10月25日至2001年1月14日

《古调新歌:费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纪中国书画》,檀香山艺术博物馆,夏威夷,2007年8月30日至10月28日


苏仁山是晚清岭南画坛的怪杰,他性格孤僻,命运多舛,下笔多为离经叛道之言,被人称为“画怪”。


他从未跟名家学艺,但是天赋极高。仅靠观摩画稿就自行领悟,冲破传统画法,用笔构图自成一家。


须磨弥吉郎在广州担任日本驻广东总领事,偶然发现了苏仁山的画,大为震惊,便开始有意识地收集整理。他的画才被世人熟悉。


比如这幅手卷《长江夕照图》,描绘江岸景色,独辟蹊径。




画面多用线条,少作渲染,很少皴擦和点苔。在构图上,平远和深远结合非常好,虚实处理也漂亮。中间过渡的灰色用得恰到好处,与墨线协调得水乳交融,显出一种如身临其境的感觉。


仔细看,这种空气感又泛起了淡淡的微光,这是一种很难解释的高级感。历代山水大家里面,能画出这样感觉的也不多。

他的书法也很有个性,笔法苍劲,意态奇伟,跟画面长江夕照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氛围结合得天衣无缝。



齐白石《古树归鸦》

54

齐白石《古树归鸦》

水墨纸本 立轴

49 x 19in (126 x 49cm)

USD80,000- 120,000

Provenance/来源:

画背具广州市文物商店标签,并有「非卖品」字样

Published/出版:

林似竹,余国梁,曹仲英, J.May Lee Barrett,《现代水墨:齐白石的艺术》,墨斋基金会,2014年,页118-121
户田祯佑、小川裕充,《中国绘画总合图录》三编,第一卷,东京大学出版社,东京,2013年,A50-079,页208
Little, Stephen, J. May Lee Barrett,《古调新歌:费立哲牧师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纪中国书画》,檀香山艺术博物馆,夏威夷,2007年,页454-455
曹仲英,《虚谷和齐白石的绘画》,华盛顿大学出版社,美国,1993年,页385-388

Exhibited/展览:

《齐白石的书法、绘画及篆刻艺术》,李钟文亚洲艺术文化中心,旧金山,加州,2013年10月29日至2014年7月13日《古调新歌:费立哲牧师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纪中国书画》,檀香山艺术博物馆,夏威夷,2007年8月30日至10月28日

每个近现代书画收藏家都会接触齐白石,而收藏什么样的齐白石是非常考验藏家品位的。就像须磨弥吉郎,在大家没有发现白石山水的价值之前,就开始追齐白石的山水,从而奠定了大收藏家的地位。


费立哲也收藏了齐白石的一幅山水精品《古树归鸦》。这幅画好到什么程度,背后有个广州文物商店的标签,还有三个字:非卖品!非卖品是怎么买到的,估计也有不少故事。


此处单说画面:黑漆漆的老树昏鸦遇上白石老人九十岁的笔墨,获得了活灵活现的还原,白石老人画动物的憨态与山水的古拙并存。虽然树上一片叶子都没有,却有五十多只神态各异的乌鸦,上下分飞,归巢反哺,显得生机无限。水面上波光粼粼,波纹繁而不乱,正是白石老人炉火纯青的笔墨功夫。上下两方朱印,又打破纯墨色的单调。


这幅画也是老出版,1993年曹仲英编的《虚谷和齐白石的绘画》就有收录,还参加了2013年旧金山的齐白石艺术展。


溥佺《烟林春晓》


56

溥佺《烟林春晓》

设色绢本 立轴

15 3/8 x 123/4in (39 x 32.3cm)

USD2,000 - 3,000

Provenance/来源:

加州旧金山远东艺术中心,1994年

Published/出版:

户田祯佑、小川裕充,《中国绘画总合图录》三编,第一卷,东京大学出版会,东京,2013年,A50-131,页212

Little, Stephen, J. May Lee Barrett,《古调新歌:费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纪中国书画》,檀香山艺术博物馆,夏威夷,2007年,页517

Exhibited/展览:

New Songs on Ancient Tunes, Honolulu Art Academy, Honolulu, Hawaii, August30-October 28, 2007《古调新歌:费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纪中国书画》,檀香山艺术博物馆,夏威夷,2007年8月30日至10月28日

溥佺,字松窗,清宗室。父载瀛及兄溥伒、溥涧、弟溥佐皆擅画。一九二八年入「松风画会」,一九三六年参加中国画学研究会,并任教于辅仁大学美术系。一九四九年后,任中央文史馆馆员、北京画院画师。虽无纪年,但本幅应是溥佺在1949年后任职北京画院时期的作品。当时,溥佺创作了大量像这样结合中国画传统技法而又符合时代潮流的作品。


除了白人老人那种接地气的乡土味儿,费立哲对鉴藏皇室清贵风格的作品同样非常有心得。想当年,他第一次拜访启功先生,就拿出一幅启功的山水请先生鉴定。一下子把老先生惊起了——这是我早年所画的最后一幅山水,你从何处得来?先生忍不住再补题钤印。


这里费立哲的收藏是一幅溥佺。溥佺是道光皇帝的曾孙,跟溥仪、溥儒都是堂兄弟。他早年参加过松风画会和中国画学研究会,跟溥雪斋、溥儒、启功他们并列松风九友。解放后,任中央文史馆馆员、北京画院画师。


这幅山水烟林春晓应是溥佺任职北京画院时期的作品。当时,溥佺创作了大量像这样结合中国画传统技法而又符合时潮流的作品,骨子里头清逸脱俗,带着皇室的清贵之气。

高颜值的装饰性




当代西方的收藏家,除了安思远这样的顶流大佬,一般不怎么兼项。


比如收藏古代书画的就不太涉猎近现代,收藏书画的很少再收藏瓷器杂项。但是费立哲的却是兼顾近代与古代,同时还是收藏明式家具的大家。


2019年,他收藏的一对黄花梨官帽椅在嘉德拍到了2070万。更重要的是,费立哲的收藏不是博物馆仓库式的罗列,而是在西式的房子里,布置花梨案几,陈列中国书画,他称之为“优雅的工程”。



“它们日复一日地带来喜悦,给我的朋友舒适、典雅的享受,它们提醒我,美总是在咫尺之间,古代工艺的菁华恒久永存。”费立哲说。


这种中国古典艺术与现代生活的融合,王世襄先生在《明式家具珍赏》早有发现:“明及清前期家具陈置在我国传统的建筑中最为适宜,自不待言。不过出乎意料的是见到几处非常现代化的欧美住宅,陈置着明式家具,竟也十分协调。

费立哲收藏的明式家具


为什么明式家具和现代生活却能这样合拍。是因为明式家具的简约自然、兼具实用和装饰之美。


而能够和西式装修融合的书画,同样是有装饰之美的作品。这类富有装饰性的中国画,在费立哲的收藏中也是一大类目。



任颐《玉堂富贵》


27

任颐《玉堂富贵》

水墨纸本 立轴 一八九二年作

51 5/8 x 22 3/8in (131 x 57cm)

USD15,000 - 20,000

Provenance/来源:

Collection of Qian Jingtang (1907-1983)钱镜塘旧藏

Published/出版:

户田祯佑、小川裕充,《中国绘画总合图录》三编,第一卷,东京学出版会,东京,2013年,A50-163,页216

说明:费立哲所藏另一任颐作品《高邕夫人肖像》,亦钤有钱镜塘鉴定任伯年真迹之印。

任伯年是海派的宗师,又是近代新旧画风之间的传承者,在画史的地位非常重要。


这幅《玉堂富贵图》是他五十来岁时所画,正是任氏创作的鼎盛期。


此画构图刻意经营,上方一株玉兰顾盼生姿、花繁叶茂,兼工带写,画幅下半的一丛牡丹色彩绚烂。中间两只白头翁穿梭花间,嬉戏灵动。


整个画面设色丰富而又优雅含蓄,比传统文人画更有生气,比纯商品的画又更稳重古雅,真正当得起雅俗共赏。这幅画还是"江南第一藏"钱镜塘的旧藏,出身非凡。


程十发《红梅贺新》


42

程十发《红梅贺新》

设色纸本 立轴

35 x 18 1/4in (89 x 46.5cm)

USD6,000 - 9,000

Provenance/来源:

加州旧金山远东艺术中心,1990年7月27日

Published/出版:

户田祯佑、小川裕充,《中国绘画总合图录》三编,第一卷,东京大学出版会,东京,2013年,A50-100,页210

Exhibited/展览:

《水墨神韵》,卡拉马祖艺术学院,卡拉马祖,密歇根州,2010年8月28日至12月5日

程十发也很佩服任伯年的花鸟,他的花鸟在状物的准确与精炼方面深得任伯年的精髓。


这幅《红梅贺新》展现的梅花枝干造型灵动且用笔简练,线条已经从之前的轻盈飘逸向晚年的老辣猛利转变。花瓶用色丰富而又不脏不乱,则是吴昌硕的复色神技。特别是题画的草书,是真正的画家书法,得书法用笔之精髓而又不受法度拘束,充满了绘画意味和装饰效果。


即使是完全不认识汉字的老外,也可以从中感受到书法与绘画的律动呼应。


温其球《花卉翎毛虫草册页十二开》

45

温其球《花卉翎毛虫草册页十二开》

设色绢本 册页

30 x 21.5cm, eachleaf

USD2,000 - 3,000

Provenance/来源:

加州旧金山远东艺术中心,2002年邦瀚斯旧金山,1999年10月12日,拍品编号7335

Exhibited/展览:

《水墨神韵》,卡拉马祖艺术学院,卡拉马祖,密歇根州,2010年8月28日至12月5日


大家都喜欢恽南田那种漂亮到没朋友的没骨花卉。但是清朝以来,学恽南田的虽然多,但是很多人只有甜腻,没有办法学到恽南田那种谪仙人的气质。


温其球是晚清的广东画家,家里是开厂的富二代。他生性恬淡,一门心思研习书画,尤其以学恽南田花卉出名。这次上拍他的花卉翎毛虫草册页十二开,刻画非常工细,整个色调又显得清新秀美,不觉得俗气。不管是从古代审美还是现代审美看,都是妥妥的高颜值。

恽南田一派的没骨花鸟,是一种精致的,春风般的动人美。

齐白石《蔬果虫草》


52

齐白石《蔬果虫草》

设色纸本册页 裱为立轴四幅

27.3 x 33cm, each leaf (4).

USD60,000 - 90,000

Provenance/来源:

纽约苏富比,1990年11月26日,拍品编号174

Published/出版:

户田祯佑、小川裕充,《中国绘画总合图录》三编,第一卷,东京大学出版会,东京,2013年,A50-58,页206

Little, Stephen, J. May Lee Barrett,《古调新歌:费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纪中国书画》,檀香山艺术博物馆,夏威夷,2007年,页446-449

Exhibited/展览:

《古调新歌:费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纪中国书画》,檀香山艺术博物馆,夏威夷,2007年8月30日至10月28日

而心里住着个小男孩的齐白石,笔下的蔬果草虫,就是泥土、阳光般的直率美。


这么多年,齐白石的草虫册页每到拍场,都是大价钱成交。


这次上拍的一件齐白石蔬果虫草,是由四开册页改装的立轴。写意的花卉蔬果与精细的草虫,再现代的人也觉得总看不够,毕竟这是我们走不出的家乡故园。


而熟悉西画的人,也可以发现,虽然齐白石没有学过西方的素描,但他的写实能力却是惊人的,他笔下的草虫也非常符合透视规律。别人怎么摆布都觉得别扭的,到他那里就特别自然生动,跟真实世界一样。


这幅画也是很早就上过大拍,1990年纽约苏富比就拍过,是一件老出版。

以书入画:中国独一份的表达方式




当然,能与现代生活融合只是中国艺术的一部分。最重要的,还在于中国书画独一份的表达方式。只有理解这种表达方式,才能真正明白中国书画好在哪里。


费立哲为了体验这种表达方式,曾经每天练习书法,并找书法老师辅导,才体验出中国艺术和西方艺术表达最大的不同。


他认识到中国元代以后的绘画,之所以变化巨大,是因为以书入画的表达。费立哲认为:书法的特殊性在于用笔的运动感,这种律动就像游泳运动员的划水动作,已经成为一种条件反射。有人苦练多年可能进步甚微,而一旦突破,就是一个新的境界。

蘇仁山《鍾馗》


44

蘇仁山《鍾馗》

水墨紙本 立軸

32 1/4 x 17in (82 x 43cm)

USD3,000 - 5,000

Provenance/來源:

加州舊金山遠東藝術中心,1992年

Published/出版:

Andrews, Julia Frances, Michael Knight, and Pauline Yao,《風雲際會:從鴉片戰爭到「文革」(1840-1979)的中國繪畫》,亞洲藝術博物館,李鐘文亞洲藝術文化中心,舊金山,加州,2000年,頁67

Little, Stephen, J. May Lee Barrett,《古調新歌:費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紀中國書畫》,檀香山藝術博物館,夏威夷,2007年,頁470-471

Exhibited/展覽:

《風雲際會:從鴉片戰爭到「文革」(1840-1979)的中國繪畫》,亞洲藝術博物館,舊金山,加州,2000年10月25日至2001年1月14日

《古調新歌:費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紀中國書畫》,檀香山藝術博物館,夏威夷,2007年8月30日至10月28日

比如前面说过的苏仁山,他画的更多的其实是人物,尤其以平民百姓与仙人者居多。就像这幅钟馗,纯用墨笔直接抒写,线条非常简练,看起来颇有黑白木版画的味道。但是无论是用冷落孤寂画风,显示作者心中的痛苦与不平,还是舍弃各种琐碎细节,全神捕捉观念所感受的主要部分,包括把书法同绘画融合一体,相得益彰,这都是中国文人画独有的表达方式。

齊白石《蔬果圖》


53

齊白石《蔬果圖》

水墨紙本 立軸

12 5/8 x 8in (32.5 x20.2cm)

USD25,000- 40,000

Provenance/來源:

中國嘉德,北京,1998年5月8日,拍品編號23
Published/出版:

戶田禎佑、小川裕充,《中國繪畫總合圖錄》三編,第一卷,東京大學出版會,東京,2013年,A50-75,頁208
Little, Stephen, J. May Lee Barrett,《古調新歌:費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紀中國書畫》,檀香山藝術博物館,夏威夷,2007年,頁452-453

Exhibited/展覽:

《古調新歌:費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紀中國書畫》,檀香山藝術博物館,夏威夷,2007年8月30日至10月28日


我们经常讨论白石老人的设色如何大胆精妙,但是更纯粹的中国表达还是来自他的水墨作品。


比如这幅《蔬果图》,玉米和茄子,这是传统文人画不屑画也不会画的,而齐白石用醇厚的笔墨功夫和热爱生活的烟火气,为中国画的表达探索了更多可能。


蔬果各个部位的形态质感,全靠墨分五色表现。从薄纱一般的玉米皮到珍珠一样的玉米粒,再到浓烈如老头胡须一般的玉米须,都交代得清清楚楚,一笔不乱。画个玉米棒子都这么有诗意,老外能不服气吗?


房毅《龍》

59
房毅《龍》
水墨紙本 立軸 一九四三年作
58 3/4 x 31 1/8in(149.5 x 79.3cm)
USD2,000- 3,000
Provenance/來源:
加州舊金山遠東藝術中心,1986年8月1日裱背附上海朵雲軒標籤
Published/出版:
戶田禎佑、小川裕充,《中國繪畫總合圖錄》三編,第一卷,東京大學出版會,東京,2013年,A50-165,頁216
Andrews, Julia Frances, Michael Knight, and Pauline Yao,《風雲際會:從鴉片戰爭到「文革」(1840-1979)的中國繪畫》,亞洲藝術博物館,李鐘文亞洲藝術文化中心,舊金山,加州,2000年,頁129

Exhibited/展覽:《風雲際會:從鴉片戰爭到「文革」(1840-1979)的中國繪畫》,亞洲藝術博物館,舊金山,加州,2000年10月25日至2001年1月14日

龙是中华民族的图腾,有关龙的形象,“汉唐时多呈兽形,宋以后渐变为蛇形”,房毅的这幅墨龙图,云气弥漫,神龙隐现,非常有气势,可以跟宋人陈容的墨龙经典媲美。


这种龙的形象,也是中国古人独有的浪漫想象。

楊石朗《溪山飛瀑》


58

楊石朗《溪山飛瀑》

設色紙本 立軸

52x 26in (132 x 66cm)

USD3,000- 5,000
Provenance/來源:
舊金山遠東藝術畫廊,1986年8月1日

Published/出版:

戶田禎佑、小川裕充,《中國繪畫總合圖錄》三編,第一卷,東京大學出版會,東京,2013年,A50-173,頁216
Andrews, Julia Frances, Michael Knight, and Pauline Yao,《風雲際會:從鴉片戰爭到「文革」(1840-1979)的中國繪畫》,亞洲藝術博物館,李鐘文亞洲藝術文化中心,舊金山,加州,2000年,頁33
Little, Stephen, J. May Lee Barrett,《古調新歌:費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紀中國書畫》,檀香山藝術博物館,夏威夷,2007年,頁606-607

Exhibited/展覽 :

《風雲際會:從鴉片戰爭到「文革」(1840-1979)的中國繪畫》,亞洲藝術博物館,舊金山,加州,2000年10月25日至2001年1月14日
《古調新歌:費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紀中國書畫》,檀香山藝術博物館,夏威夷,2007年8月30日至10月28日

费立哲曾经回忆,当年吴讷孙历史给学生布置作业比较画作高下的时候,虽然几十件作品的排名会随着各人喜好和认识变化而上下波动,但是有一件作品始终是公认第一,就是范宽的《溪山行旅图》。没办法,宋画是永远滴神。


而杨石朗这件《溪山飛瀑》则可以说是当代致敬宋人的精品。不管是巍峨耸立、郁拔葱翠的大山,还是小桥流水、古木高士这些细部,都笔笔有来历,处处见传统,又能不为古法所累,营构出既古又新的艺术世界。


丁衍庸《鳥》


47

丁衍庸《鳥》

水墨紙本 立軸

27 1/8 x 13 1/2in (69 x 34cm)

USD4,000- 6,000

Provenance/来源:

加州舊金山遠東藝術中心,1994年5月
Published/出版

:戶田禎佑、小川裕充,《中國繪畫總合圖錄》三編,第一卷,東京大學出版會,東京,2013年,A50-251,頁224
Little, Stephen, J. May Lee Barrett,《古調新歌:費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紀中國書畫》,檀香山藝術博物館,夏威夷,2007年,頁512-513

Exhibited/展覽:《古調新歌:費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紀中國書畫》,檀香山藝術博物館,夏威夷,2007年8月30日至10月28日

丁衍庸这幅水墨小鸟,当然是在致敬八大山人了。


丁衍庸的画风融贯中西,简约多变,早有“东方马蒂斯”和“现代八大山人”的称誉。这幅画是他晚年水墨花鸟的典型风格,虽然是和八大一样的白眼向天造型,但是又不是八大那种绝对高冷。而是一种原始稚拙的情趣,再加上奔放且富有表现力的线条,使人回味无穷。


中西结合的新美术




二十世纪中国画,发生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新美术以徐悲鸿为代表,融合西方绘画,提倡中西结合。在这中西这两大体系中,偏左偏右,南北西东,又衍生出很多派别。


不过,真正的大收藏家,对于近代书画的各个流派并不会只拘泥于一派。比如须磨弥吉郎,他的收藏体系里,不管齐白石、溥二爷这些纯中国画派,还是徐悲鸿、刘海粟这些西洋派,还是高剑父、高奇峰这些折中派以及黄宾虹等超然派。每一派都只选最精心的作品,并不拘泥于身份名气。


费立哲也是如此,他热爱地道传统的中国画,对于中西结合的新美术,同样非常重视。

徐悲鴻《馬》


61

徐悲鴻《馬》

設色紙本 鏡片

13 1/8 x 8 5/8in(33.3 x 21.7cm)

USD25,000- 40,000
Provenance/來源:

北京榮寶齋,2000年11月6日,拍品編號333
Published/出版:

戶田禎佑、小川裕充,《中國繪畫總合圖錄》三編,第一卷,東京大學出版會,東京,2013年,A50-269,頁225
Little, Stephen, J. May Lee Barrett,《古調新歌:費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紀中國書畫》,檀香山藝術博物館,夏威夷,2007年,頁520-521

Exhibited/展覽:

《古調新歌:費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紀中國書畫》,檀香山藝術博物館,夏威夷,2007年8月30日至10月28日


比如徐悲鸿的《奔马》,这是大家最熟悉的题材,收藏家恨不得人手一匹。但是又不光是画的好或者有名气这么简单。


徐悲鸿这个人,性格偏沉重,总是喜欢选择宏大的问题,不讨巧,也不讨好。他画西洋油画,想实现油画的民族化,画国画,又想着改良中国画。所以,虽然题跋上是悲鸿戏笔,实际上根本不是在游戏。他是想用西方速写的技法配上科学精神,去画中国水墨材质的马。


在他之前,中国人画马都是平面侧身的,马永远只能从你身边跑过。从唐代韩干到清朝郎世宁,都是这个样子。


只有徐悲鸿他研究过马的解剖学,对马的骨骼结构了如指掌。同时又用焦点透视替代散点透视。所以他的马是正面的,就像时代一样直冲过来,有强烈的体积感和对视感。


林風眠《嘉陵江上》


62

林風眠《嘉陵江上》

設色紙本 立軸

22 x 24 5/8in (55.9 x62.5cm)

USD50,000- 70,000
Provenance/來源:

加州舊金山遠東藝術中心,1998年

Published/出版:
Little, Stephen, J. May Lee Barrett,《古調新歌:費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紀中國書畫》,檀香山藝術博物館,夏威夷,2007年,頁526-527

Exhibited/展覽:

《古調新歌:費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紀中國書畫》,檀香山藝術博物館,夏威夷,2007年8月30日至10月28日


林风眠和徐悲鸿是巴黎美院的同学,也都怀揣用西画改良国画的梦想,他们的路却大不相同,26岁的林风眠,已经是北京国立艺专的校长。而在他38岁以后,却经历了流亡逃难、妻女别离和孤独困顿。


1939年,林风眠在嘉陵江边找到了一个废弃的仓库。就在这里,他一直生活到抗战胜利。他自己买菜、做饭、洗衣、打扫。以前当校长、住洋房、乘坐私人汽车的日子都已经远去。他说:体验着中国几万万人的生活,才教我真正变成了“人”。也是在这时,因为没有油画纸,林风眠在画油画时改用了四川宣纸,结果,这竟成了独特的林风眠风格的“方纸布阵“。


这幅《嘉陵江上》正是这一时期的精品。作品用浓重的笔触涂抹出山峦、江流和行船,虽然运用了不少传统水墨画的技巧,但更多是色光感的意境,满是忧郁、沉闷的情调。


就像好友傅雷说的:“他因抗战时颜料面布不可得,改用宣纸与广告画颜色,成绩反比抗战前的油画为胜。”“诗意浓郁,自成一家,也是另一种融和中西的风格。”


石魯《雜畫》


63

石魯《雜畫》

水墨或水墨設色 紙本册頁十二開 一九七〇年作

9 5/8 x 16 1/8in(24.5 x 40.5cm), each leaf

USD40,000- 60,000
Provenance/來源:
上海朵雲軒, 1999年6月5日,拍品編號187
Published/出版:

戶田禎佑、小川裕充,《中國繪畫總合圖錄》三編,第一卷,東京大學出版會,東京,2013年,A50-272,頁227
Little, Stephen, J. May Lee Barrett,《古調新歌:費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紀中國書畫》,檀香山藝術博物館,夏威夷,2007年,頁600-603

Exhibited:《古調新歌:費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紀中國書畫》,檀香山藝術博物館,夏威夷,2007年8月30日至10月28日

石鲁是“长安画派”的领军人物,他本来姓冯,因为崇拜石涛和鲁迅,干脆把将两位大师的名字凑一起,作为自己的新名字。


他画过很多经典的大画,后来,在那个年代,石鲁疯了。


但是疯了之后,石鲁依旧疯狂地创作。1970年前后,他翻出50年代的写生作品,在牛棚里偷偷地直接在原作画面上反复加工改画,将那些臆想中的文字、字母或者图案添加到自己过去的画作里。


比如这件1970年所作的杂画册页。原本是写生底稿,改画后的画面变得复杂而神秘:添绘的分量远远超出了原作的容量。

商周青铜器一般的狞厉造型里,布满了难以辨认的字迹,像是天书由君猜读。



忽而篆隶,忽而英文字母,再看又是山石树木,图案与文字互相嵌套,层次里头还有层次。


埃及金字塔配上中国的鲤鱼跳龙门纹饰,似乎昭示世事变幻无常。


不闻不问,如死如生,鲜肉乎?废料乎?——在那个年代,这样不合时宜而又生动传神的躺平作品,也只有疯了的天才画得出。


李可染《水牛圖》


55

李可染《水牛圖》

設色紙本 立軸

13 x 17 3/4in (33.2 x45cm)

USD30,000- 50,000

Provenance/來源:

加州舊金山遠東藝術中心

Published/出版:
戶田禎佑、小川裕充,《中國繪畫總合圖錄》三編,第一卷,東京大學出版會,東京,2013年,A50-126,頁212
Little, Stephen, J. May Lee Barrett,《古調新歌:費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紀中國書畫》,檀香山藝術博物館,夏威夷,2007年,頁592-593
《野口勇/齊白石/20世紀30年代北京》,紐約,2013年,圖錄編號75,頁75

Exhibited/展覽:

《古調新歌:費立哲神父珍藏十九及二十世紀中國書畫》,檀香山藝術博物館,夏威夷,2007年8月30日至10月28日


比起石鲁的“疯”,李可染的画可以说是一种理性之美。虽然是画写意的,但是李可染对勾、皱、点、染都十分讲究,一直达到他自己认为完美的境地方才罢休。


比如这幅水牛图,别人的牛都是用线勾成的,李可染的牛是用墨堆成的。一笔接着一笔,把水牛的质感和体积感堆得恰到好处。牛背淡墨和浓墨的深浅变化,以及犄角弧度的相互呼应,都是处心积虑的笔墨经营。牛背上的牧童悠然自得,淡淡敷色,更衬托出南方水牛的本色纯黑,真的是多一笔嫌碎,少一笔不够。


费立哲这些藏品,在即将开始的邦瀚斯纽约2021拍卖会上,将会以专场的形式呈现给大家。


收藏就是这样,聚聚散散,皆是缘分。面对这一批藏品的释出,费立哲这样说:


如今這批藏品行將釋出,我會想念它們但卻心中無悔。相反,我感覺 自己像是一位高中校長,目送著一批畢業生步入新的大學,開始職業生 涯。我為他們每一位都感到驕傲自豪。



The Reverend Richard Fabian Collection of Chinese Paintings and Calligraphy III

費立哲牧師珍藏中國書畫(三)

全部图录 请扫码查看


拍卖时间地点:

New York I September 20 2021, 10am

纽约 | 2021年9月20日 10am




如有代拍需求请扫码添加画事君微信


你可能还喜欢:

故宫专家解读中国名画——
宫斗、谍战、寓言……中国古画远比你想象的更精彩!

东京中央拍卖十周年拍品全览——
钱选的花鸟,齐白石的马,明代罗汉,吴昌硕的达摩~九月的东京人间值得 | 画事

国内首个拉斐尔艺术大展独家观展后记——

拉斐尔真是个有生活的艺术家 |画事


香港大学展出的晚明风华——

大展抢先看!浮世清音:一览晚明江南的艺术与文化



民国画事甄选艺术书店

买书才是“交学费”


▼▼▼





民国画事,深情讲述艺术家,专业解读艺术品,直接深入艺术市场。致力于做最好的艺术自媒体,写最好看的艺术文章。——人生不长,你需要读点好东西。关注我们,持续接收好文章。







民国画事评论区,我们来聊聊艺术

▼▼▼

Copyright © 2021.Company 全民古玩网QVIP.NET All rights reserved.全民古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