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古玩网瓷器、玉器、古币、银元、字画、文玩杂项、博物馆馆藏、古董收藏、古玩收藏

西夏汉藏佛教卷轴画艺术的风格

  • 古玉虫
  • 2022年9月23日08时
古玉虫


中国佛教绘画在唐代达到顶峰,西夏绘画的表现形式总体上与唐宋一脉相承,构图饱满、严谨、对称、均衡,画面疏朗有致,留白手法较明显。人物造型完全属于汉民族传统的形象和模式,绘画形式主要运用中国画传统的线描手法,以铁线与兰叶描为主,辅以折芦、莼菜条、钉头鼠尾描,线条流畅、圆润,准确地表现出了场景的结构,远近层次和透视关系。色彩应用上清淡简约,表现出重墨轻彩、重线轻色的倾向。






西夏卷轴画集中出土于今内蒙古和宁夏两地,约有200余幅。其中的佛教卷轴画并存汉地传统绘画风格与吐蕃传统绘画风格(唐卡)两种形式。前者较多表现汉地净土信仰题材,特别着重于阿弥陀佛来迎场面,体现了西夏在继承唐代基础上的独特性;后者的构图、色彩、造型等内容,皆可于12世纪前后的西藏唐卡中找到源头。



自七世纪起的三百年间,吐蕃及契丹、女真、回鹘、西夏等,纷纷兴建独立国家,创造自己的文化。契丹与女真基本模仿或采用中原文化,吐蕃则更多地揉进中亚、南亚因素,形成独具特色的吐蕃文化。西夏介于其间,不可避免地受到多种文化的影响。反映在佛教方面,西夏前期主要吸收汉地佛教,译经时又得到回鹘僧人的帮助和支持;西夏中后期,则吸收融合藏传佛教,使其在西夏迅速传播。西夏佛教遗存包罗宏富,有寺院、石窟寺、绘画和有关的经卷、文书等,其中卷轴画是富于代表性的一种艺术形式。卷轴画为装裱后、两端加轴可卷舒的画幅形式,质地以绢、布或纸为主。藏语所称唐卡,为一种特殊的卷轴画,其用彩缎装裱,构图紧凑,色彩绚丽,民族特色浓郁。目前发现的西夏卷轴画主要集中在内蒙古与宁夏两地。本世纪初俄国探险家科兹洛夫在内蒙古额济纳旗黑水城遗址的佛塔中,发现卷轴画200余幅,现保存于俄罗斯圣彼得堡艾尔米塔什博物馆;六十年代在宁夏青铜峡市108塔塔群下方河滩地上的2号小塔中发现卷轴画2幅;八、九十年代抢救维修宁夏境内的西夏佛塔时于贺兰县拜寺口西塔中发现卷轴画2幅、贺兰县宏佛塔中发现卷轴画14幅。上述卷轴画面积最大者160×108厘米,最小者26.5×17厘米,绝大部分为佛教内容,个别反映了道教,非宗教内容甚少。



佛教自两汉之际(约公元12世纪)传入汉地;三国、两晋时期(公元3-5世纪),在社会各阶层中广泛流传,大小乘各派的经、律、论得到了比较全面的翻译介绍。至南北朝时期(公元5-6世纪),佛教与本土文化结合,进一步迅速发展,南北方都形成了一些佛学流派。隋唐三百年间(公元6世纪末-9世纪末),佛教宗派林立,迎来了中国佛教发展的高潮,比较有影响的宗派有三论宗、天台宗、法相宗、华严宗、禅宗、律宗、密宗等等,中国成了一个国际的佛教中心。约自公元10世纪(北宋)起,直到近代,佛教在中国进入了融合吸收时期,一方面佛教内部各宗派学说互相吸收,另一方面佛教与中国传统儒家思想及道教相互吸收,宋代程朱理学形成,标志着儒、佛合流基本完成。



此后,佛教义学日趋衰落,而着重于宗教实践,提倡简便易行的禅宗、净土宗却在社会上广为流行。与佛教发展的历史背景相适应,唐以后,绘画、雕塑中出现大规模的净土变相,如敦煌壁画和大足石刻,西夏的汉地风格佛画承袭了这一潮流。宏佛塔所出14幅佛画中,7件属汉地传统绘画风格;黑水城所出200余幅佛画。现公布于世的近60幅,18件属汉地传统绘画风格。两地作品中反映阿弥陀净土信仰、观音信仰的共14件,占半数以上。有阿弥陀佛现身前来迎接念佛行者往生西方净土,有阿弥陀佛和两位胁侍菩萨观音与势至共同接引往生者,也有极乐净土世界的画面。





净土信仰的经典自东汉末年传入我国,经慧远、昙鸾等的发展,隋唐之际,由道绰、善导正式创立净土宗。姚秦鸠摩罗什译《阿弥陀经》描述净土世界:从是西方过十万亿佛土,有世界名曰极乐,其土有佛号阿弥陀。彼土何故名为极乐?其国众生无有众苦,但受诸乐故名极乐。七重栏楯、七重罗网、七重行树,皆是四宝周匝围绕。是故彼国名曰极乐。极乐国土有七宝池、八功德水充满其中,池底纯以金沙布地,四边阶道,金银琉璃颇梨合成;上有楼阁,亦以金银琉璃颇梨车磲赤珠马瑙而严饰之;池中莲花大如车轮,青色青光,黄色黄光,赤色赤光,白色白光,微妙香洁。彼佛国土常作天乐,黄金为地,昼夜六时天雨曼陀罗华。彼国常有种种奇妙杂色之鸟.昼夜六时出和雅音。彼佛光明无量,照十方国无所障碍,是故号为阿弥陀。彼佛寿命及其人民,无量无边阿僧祇劫,故名阿弥陀。净土宗宣称阿弥陀佛所在的西方极乐净土世界,鸟语花香、金银遍地、锦衣美食,人人敬爱,一切所需应有尽有,若能转生净土,尘世间的苦恼和忧愁便荡然无存。经中同时给出了往生净土世界的办法和往生时的奇妙情形: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说阿弥陀佛,执持名号,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一心不乱。其人临命终时,阿弥陀佛与诸圣众,现在其前。是人终时心不颠倒,即得往生阿弥陀佛极乐国土。



往生净土的修行方式简单易行,不需要通达佛理,广研佛经,只需发愿往生极乐世界,坚持念阿弥陀名号佛,临终之时阿弥陀佛与其胁侍菩萨观音和势至即降临尘世,接引亡魂往生净土。



西夏佛画阿弥陀佛来迎图布局简洁明了。阿弥陀佛一般立于画面右方,脚踩两朵莲花,身体略侧转,目光下视,右手下垂,作与愿印;在佛的前面画面左方,观音、势至二位胁侍菩萨共同捧着一朵硕大的莲台,分别站在莲花上,身体略向前倾,注视着莲台前的一个裸体童子;裸体童子身披飘带,双手合十,或立或跪,作欲登莲台状;此外童子下方还有坐禅僧人,或者老者,或者贵妇,他们与佛相连的通道是一束发自佛眉间的白光。构图上,阿弥陀佛和观音、势至二菩萨几乎占据了整个画面,其它内容只位于画面的边缘或下方一角。



唐代莫高窟有许多巨幅净土变,描绘极乐世界的宏大场面,如华丽的宫殿、飞舞的伎乐和绚丽的随从等。而西夏的阿弥陀佛净土,构图简单,只出现阿弥陀佛和两位胁侍菩萨,着重表现来迎场面,其以整个画幅描绘阿弥陀佛和两位胁侍菩萨接引已故信徒往至净土途中的情景。这种情景已见于七世纪敦煌藏经洞所出绘画引路菩萨,但其表现地是一般的救渡概念,具体、完整的将阿弥陀、观音、势至及已故信徒的肖像画进图中的惯例则流行于此时。比之于净土的华美,能够前往才是更重要的,这是西夏在继承的基础上而发展的独特性。



中国佛教绘画在唐代达到顶峰,西夏绘画的表现形式总体上与唐宋一脉相承,构图饱满、严谨、对称、均衡,画面疏朗有致,留白手法较明显。人物造型完全属于汉民族传统的形象和模式,绘画形式主要运用中国画传统的线描手法,以铁线与兰叶描为主,辅以折芦、莼菜条、钉头鼠尾描,线条流畅、圆润,准确地表现出了场景的结构,远近层次和透视关系。色彩应用上清淡简约,表现出重墨轻彩、重线轻色的倾向。




公元7世纪前后,印度佛教进入衰退时期,具有印度教特性的密教兴起,其将印度传统婆罗门教的密咒、仪轨等吸收到佛教中来。形成独立的宗派密宗。密宗传人西藏后,与吐蕃原始宗教笨教相结合,形成独树一帜的藏密,建立了政教合一的制度,中国其他佛教宗派尚无此例。




吐蕃佛教经历了前弘期与后弘期两大阶段,从11世纪到15世纪初,产生了大约二十几个教派和教派支系,如宁玛派、噶当派、噶举派等。藏密本身包涵了大量笨教内容。出现许多巫术仪轨形式及守护神形象,其注重仪式。讲究修法、演习咒术,富有神秘色彩。唐卡是最富有藏族特征的一个画种,其构图对称紧凑,装饰满而繁,线描细致有力,敷色浓艳对比强烈。



唐卡一般是在宽约60厘米,长约90厘米的画幅中心位置画一主尊像。而把一段故事,从唐卡的左上角开始围绕主尊像,顺时针布满一周,主尊像对分布在他周围的故事内容来说,在一定程度上起着提纲挈领的作用。此外在着色、勾线、晕染,用金等方面亦有独到之处,以青绿色画山石、树木、天空和地面,人物、建筑及大面积的主尊像则施以红黄暖调,这种对比以及冷暖色交织所产生的色彩对照关系,使整个画面富丽协调。



线描是西藏传统绘画的基本手段,唐卡大多采用铁线勾勒人物,景物则用富于变化的粗细线条勾描。另外唐卡中用金的地方很多,不论主尊像。还是周围故事画里的人物服饰,大多用金线勾描。建筑、树、石也往往用金线、金点加以装饰。由于采用分色勾线和分色描金,色线加强了上色晕染后的形体轮廓,金线、金点则光彩夺目,造成整轴画面一种非常华贵和装饰性很强的艺术风格。



宏佛塔所出14幅绘画中,6件属吐蕃风格;黑水城所公布的近60幅唐卡作品中,约有34幅唐卡属吐蕃风格;拜寺口双塔西塔和青铜峡108塔塔群下方小塔中所出的共4幅唐卡均属此风格。




题材内容上,一种是比较正常的标准造像,如释迦牟尼佛、药师佛、文殊、度母等;一种是形象怪诞凶猛的护法神和佛、菩萨的化身形象,一般为多头多臂,如金刚及明王等。西夏唐卡构图讲究对称,画面没有透视、层次感,内容铺陈于单一的平面上。



背景一般平涂蓝色或绿色;画面以尊像为主,使用红色或金色较明亮的暖色系,加强了那种接近观者的感觉。像被安置在尊像四周长方形框内,或根据图像规则,对称地排成群,使用寒色系的蓝绿二色,视觉上显得较远。画面疏密有致,穿插得体,过渡连接十分自然。在坐佛、千佛、药师佛、八相塔、上师等标准造像类题材中,主尊莲座瓣尖上绘云头状图案;莲座中部垂下半圆形毯,多为红色,上饰花卉图案及蓝色边条。宝座靠背以板条做成,上饰雕刻与宝石。主尊身着袒右红色袈裟。上师像内着交领衣、袒右紫色衣,外罩桔红色袍,手心足掌皆涂红色。主尊佛皆为正面肉髻高尖,其面部造型与两侧胁侍菩萨相同。呈上宽下窄状,眉毛细弯,眉梢向上翘起,眼睛微张.鼻子只画出鼻头和鼻孔,嘴唇厚突。纪前后的西藏唐卡中找到源头。



从七世纪初党项羌与吐蕃王朝发生联系开始,到13世纪初西夏亡国时为止。两个民族之间的交往西夏佛教唐卡艺术风格长达六百多年,是中国历史上较为少见的现象之一。吐蕃和党项在历史、文化方面有诸多共同之处,如乾祐七年(1176)西夏人在吐蕃人聚居的河西甘州城西张掖河桥畔,所立《黑水建桥敕碑》不用西夏文而用藏文;乾祐二十年(1189)的大法会念佛诵咒,读西番、番、汉藏经,将藏语经文(西番)放在首位,表明了藏语在西夏境内通用的程度和在西夏佛教活动中的地位,这是藏传佛教在西夏广为流播的社会基础。



西夏佛教绘画中,汉传佛教与藏传佛教两个系统、汉地绘画传统与吐蕃绘画传统两种风格并存,反映出西夏佛教已进入兼收并蓄、多来源、多层次的成熟时期,这一时期为西夏历史的中后期,大约从公元12世纪下半叶至13世纪上半叶。

清十七/十八世纪 青白玉释迦牟尼佛坐像


清 青白玉释迦牟尼

成交价:413,000港元(含佣金)


明 青白玉雕阿弥陀佛

成交价:295,000港元(含佣金)


明 白玉坐佛

成交价:RMB 264,500



清18/19世纪 青白玉雕佛像带青金石莲座47880USD




清十八世纪 青白玉佛座像 成交价1375000港元



明末清初 玉释迦牟尼佛坐像 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

 

清 玉雕坐佛像(正面) 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藏


清 玉雕坐佛像(背面) 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藏


清 玉佛 美国克利夫兰博物馆藏


  

 清乾隆《御制七佛塔碑记》玉册 大都会

  14.1×9.5×4cm



清 碧玉浮雕佛像莲花形高足供盘(整体) 美国克利夫兰博物馆藏



清 碧玉浮雕佛像莲花形高足供盘(内部) 美国克利夫兰博物馆藏



清 碧玉浮雕佛像莲花形高足供盘(底部) 美国克利夫兰博物馆藏



清 青玉七佛宝莲佛供 台北故宫博物院馆藏


清 白玉佛塔 广东省博物馆藏



水晶阿閦佛坐像宋·大理国 云南省博物馆



Copyright © 2021.Company 全民古玩网QVIP.NET All rights reserved.全民古玩网